本网站于2002年12月30日开通

www.gdmj.org.cn

首页 > 专题广场 > 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学习专题 > 共议建设和谐社会

农民工教育工程,中国产业工人人力资源的再造

信息来源:本网 时间:2015-08-25
字体: [大] [中] [小]
民进佛山市顺德区委会 薛芳
 
  一、工业化发展与城市治理凸显农民工教育工程的重要性与迫切性
  在中国的劳工阶层中,随着国家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民工所占的比例必然越来越大。农民工素质的高低,不仅影响着中国劳工素质的整体水准,更影响着“中国制造”的整体水准和中国城市化的整体水准。农民工素质的提高,意味着中国产业大军素质基础水准的普遍提高。因此,农民工教育工程的建立,属于中国产业工人再教育工程的建立,它关乎到中国产业工人人力资源的再造。
  按受教育程度来划分,中国产业工人基本可划分为三类:第一类:没有接受完整的基础教育(没有接受基础教育中的高中教育阶段的人数居多);第二类:接受了完整的基础教育(接受基础教育高中职业技术教育的人数居多);第三类:接受了基础教育之后的教育(主要以接受中等职业技术教育、高职类教育、各类成人补习教育为主)。在这三类人群中,农民工基本属于第一类人群。他们在中国的产业工人中,受教育程度最低,相当多人数没有读高中,在勉强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后,就流向城市打工,他们当中甚至有一些连义务教育都没有实实在在地去认真完成。城市工人与他们相比,基本都接受了完整的基础教育以及各类职业技术教育,素质高了很多。因此,农民工受教育程度的低下决定了他们在中国产业大军中位于最底层的位置。他们干的活最多最苦,报酬最低廉,而他们的数量越来越庞大,在中国产业中,他们发挥着既是 “垫背”,也是“基石”的作用。要提高“中国制造”的基础水准,突出中国劳动力资源优势,要再造中国产业工人人力资源,我们就无法回避对农民工的再教育工程。
  此外,众所周知,农民工在城市、在工厂的待遇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使得他们的不满不断地堆积,这导致各种社会矛盾产生并尖锐化;而农民工素质的低下及其在城市的大量集聚,又带来了一系列城市问题、社会问题。“农民工问题”本质上是中国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所产生的必然现象,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要从政治、经济、教育文化各角度,从国家战略和政策机制等层面上来综合考虑,它是一项综合工程。在这个综合工程中,农民工教育工程是一项基础的、长期的、根本的而又关键的工程,这种基础性与根本性决定了它的艰巨性与迫切性,另外,我们要看到,长期以来存在的农村基础教育质量低下问题导致农民受教育水平不高,这又加大了农民工教育的艰巨性与迫切性。对这一问题若不及时加以重视,那么解决的难度、受拖累的程度将越来越大,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良性循环机制也难以形成。
  二、针对现状与国情,建立系统有效的农民工教育工程的目标与内容
  农民工教育工程,根据现状与国情,按目标和内容来分,可分为:(1)职业技术培训教育;(2)公民素质教育;(3)学历教育。从战略角度考虑,这三种教育可分步骤、根据地域特点来进行,既可综合、也可分类或突出某一类来进行。
  从时效性及迫切性来考虑,摆在首要位置的是农民工的职业技术培训教育。如何安全生产和提高自己的操作技能是农民工非常关心的问题,学到一门专业技术,关系到他的一辈子的生计,这是他的切身利益之所在。职业技术教育同样关系到国家的失业及再就业工程。
  从整体的基础素质和社会大局考虑,公民素质教育刻不容缓。由于农民工在农村接受的基本是比较粗糙而简单的基础教育,基本人文素质和科学素质缺失。公民素质教育如法律法规教育、权利义务教育、人身安全与心理教育、卫生交通教育等等在农村基础教育中进行得很不到位,这造成农民工进城后出现“法盲”、“安全盲”、“交通盲”等等现象,基本科学素养与人文素养的缺乏使得他们自我保护能力单薄、心理调节能力脆弱、社会攻击性强。可以说,目前城市治安、交通、卫生等问题的加剧,相当一部分与农民工的公民素质教育问题密切相关。因此,对农民工的公民素质教育在当前中国城市治理工程中必须摆到重要位置上来。
  从优化农民工队伍和提升个体素质考虑,进行学历教育非常重要。从继续完成基础教育到接受基础教育后的各种中等、高等学历教育,这一套学制是一条培养农民工精英群体、使农民工优秀个体脱颖而出的通道,它为农民工带来了改变人生发展、提升社会地位的希望。这种希望将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它使得农民工增强了自我化解矛盾、自我奋斗的能力。学历教育可以把一个因为没有希望而充满抱怨、骚动的群体改造为一个对前途充满希望、具有自我拼搏精神的群体。这在美国有先例可循。二战结束,一部〈关于退伍军人安置法〉的法令将美国几十万年轻的退伍军人送到了全美各类高校的课室里,在国家各种助学奖励基金的援助下,这些好斗不安的军人安静地用笔代替了枪,为中产阶级前途走上了自我奋斗之路。而美国的高校也因此进入了一个急剧扩张时代。对于没有完成基础教育的农民工情况,日本的“弹性高中”、“学分制高中”可以拿来参考。20世纪六七十年代是日本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对于工厂中大量没有完成高中学业的工人,政府、企业通过“委托制”、“夜校制”等灵活形式,与各类职业技术中学合作,把他们送进职业技术中学的课室里,或者把职业中学的课程开在工厂里,使得工人们用业余时间、以弹性方式修满学分的办法完成基础知识和职业技术教育,并拿到通往各种高等教育所必备的高中毕业证书。
  三、动员与整合社会教育资源,建立农民工教育的长效机制
  1、从战略上,对农民工教育制定国家政策,建立领导协调制度,制定相关法令保障,建立相关鼓励扶持基金。
  2、职业技术教育与学历教育的一体化进行。基础职业技术教育(高中阶段)向农民工的开放。基础职业技术教育加大改革的力度,通过“弹性高中”、“学分制高中”等灵活办学体制,政府鼓励支持、学校企业合作办学等多种形式,为农民工完成基础职业技术教育提供渠道与机会。中等职业技术教育与高职类教育的大门向农民工打开,首先要向农民工加强宣传,让他们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使其心向往之;其次制定倾斜与扶助的政策。
  3、 动员社会力量,因陋就简举办各类面向农民工的职业技术补习学校或文化补习学校。学校资金来源多样化,政府帮一点,企业出一点,自己出一点;办学形式多样化,夜校、星期日学校等等俱可。例如,成都市根据农民工集中于建筑行业的特点,通过创办工地“农民工夜校”,探索对农民工教育、管理和服务的新路子,既提高了农民工的整体素质,又为做好农民工思想政治工作找到了有效载体。
  4、政府部门牵头,组织各种教育力量,对农民工进行系统的公民素质教育。劳动、公安、交通、教育部门建立对农民工教育的协调合作机制,联合工会、共青团、妇女等群众组织,以社区、企业等为阵地,对农民工进行系统的公民素质教育培训。形成法制教育、安全教育、卫生教育、交通教育、心理教育等面向农民工的系列教育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