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从“国货”谈起(张超)


来源:本网 作者: 编辑时间:2019-10-30

 

  说起“国货”(中国产的工业产品),我这个60代的人,一定程度上,见证了国货的发展和壮大,从亲身经历而言,是有一定发言权的。

  新中国建立之前(1949年之前),中国几乎没有什么工业“国货”,大到轻重工业机械,小到火柴、针线、钉子等一切日常生活用品,都不能国产,几乎都需要从国外进口,称之为“洋货”。凡和外国有关的事物,皆冠以“洋”字,如“洋火”“洋布”等。我虽然出生在1960年代,那时我国的轻重工业已有一定程度的发展,许多生活用品我国已能生产,是地道的“国货”,而非“洋货”。但我小时候,还时常听到不少人习惯性地把火柴叫“洋火”,把自行车叫“洋车”,把钢钉称为“洋钉”等——可见“洋货”对我国影响之大,之深远。

  1978年改革开放时,中国的轻重工业虽然有了较大程度的发展,但和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不用说家用汽车全国平民百姓几乎没有一辆,就是一个单位有一辆帆布篷北京吉普的都很少。一个家庭如果有一辆凤凰牌或永久牌自行车,都很稀罕和荣耀。那时“国货”在国内、国外都是质低价廉的代名词,而“洋货”是质高价昂的同义语。那时如果谁家有一台日本产9英寸黑白电视机,如索尼、日立、东芝等,就很让人羡慕。晚上左邻右舍都会去围观,济济满堂。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和深入,“国货”的质量、数量、品质逐步提高。品种多样,品牌过硬,逐步受到国人的信任和喜爱。譬如较早成名的海尔冰箱和空调。

  现在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已成为拥有一整套完整工业体系的世界工业大国、强国,制造能力世界第一,是美国的150%,是美、日、德三国的总和,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工业制造能力。目前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举世无双、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众所周知,工业制造能力是军事能力的基础,制造业发达军事制造必然发达。目前中国的5G技术,量子技术、高铁技术等领先全球。中国品牌再也不是低劣价廉的代名词,而是先进优质的同义语。譬如华为刚刚推出的5G手机,台湾民众半夜1点就开始排队恭候,争相采购。

  由“国货”的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这一斑,可以窥见新中国发展由弱到强的全豹。虽然这中间经历了许多不堪回首的坎坷、歧途甚至后退,但总体趋势是向前发展的,这一点凡是持公正之心的人都是认可的。可以说新中国把一个贫穷落后的旧农业国,发展改造成了新工业国,而且是第一工业强国,这一成就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

  有人认为,中国的发展史就应该从1949年划开。1949年之前,中国是落后的农业国。小农经济,生产力、成产方式极其落后,国力孱弱。这是导致近现代以来,中国屡遭外敌侵犯欺辱、丧权辱国的根源。英美德法俄等西方国家和日本,经历了18世纪60年代以蒸汽机为代表的第一次工业科技革命,和19世纪60年代以电气为代表的第二次工业科技革命,率先进入工业文明,成为工业化国家。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突飞猛进,国力强盛,从而“横行世界300年”。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西方和日本历次对华的侵略战争,都是以强凌弱的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战争。巨大的科技、国力的差距,使得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战争,具有碾压性优势,失去传统战争的意义,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从20世纪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和苏联引领了以信息技术、原子能和太空科技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科技革命。进入21世纪以来,现在即将迎来以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技术、量子技术等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科技革命。

  1949年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逐步发展为工业化国家,而且现在是第一制造业大国。开放国门,拥抱世界,社会进步,国力强盛。第一二三次工业科技革命,我们都错失了,导致百余年的落后和屈辱,使我们得出了“落后就要挨打!”的惨痛教训——这个“落后”的深切内涵,恐怕不只是武器的落后。唏嘘哀叹之余,更要吃堑长智,汲取教训经验——“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现在“第四次工业科技革命”正在到来,我们千万要抓住机会,不能再错失良机。有人乐观地认为,我们正深度参与、甚至引领“第四次工业科技革命”,但愿我们梦想成真。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当然还存在许多问题和不足,需要进一步和国际接轨,学习先进,完善机制,发展科技,催生国人的创造力,但取得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不可否认的的。

 

 

  作者:张超  民进广东省理论研会会员、广州市越秀区政协委员、学文委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