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写在中国地图上的诗篇(冯永杰)


来源:本网 作者: 编辑时间:2019-10-30

写在中国地图上的诗篇——献给新中国七十华诞

凝视祖国

 

我在小小的书房里

挂了一幅很大的中国地图

几乎占去一堵墙面

我常常会像

身经百战的将军那样

久久凝视浓缩的千山万水

让情思穿越历史时空

去拜会飘逝的革命风云

去感受冷却的烽火硝烟

 

凝视祖国,不能不缅怀

我们的锦绣山河

被铁蹄践踏的岁月

一场场浴血厮拼

一次次胜利凯旋

无数先躯用生命和热血

将祖国从垂危中解救

走出漫长而阴冷的黑暗

迎来朝霞般的五星红旗

扬眉吐气,迎风招展

 

凝视祖国,不能不回味

我们的青春年华  

被信念点燃的日子

一天天挥汗如雨

一个个排除万难

各族儿女用智慧和汗水

使祖国于艰辛中富强

挣脱贫穷和落后的羁绊

跨入新时代辉煌盛世

全面振兴,志向高远

 

凝视祖国,不能不礼赞

我们的领航巨舰

那千锤百炼的桅杆

七十年运筹帷幄

七十年披肝沥胆

钢铁梯队以科学和创新

使祖国在自信中崛起

编织和平与发展的花环

实现中国梦指日可待

国强家旺,花好月圆

 

 

寻找足迹

 

我习惯于用放大镜

在地图上寻找从军年代

巡逻过的原野和山川

寻找我留下的光荣足迹

那是我心中一束

永远不会凋谢的花朵

那是我与亲爱的祖国之间

一种深入骨髓的默契

 

军人的天职,就是随时准备

搏杀疯狂的入侵之敌

在我留下足迹的地方

分分秒秒

都听见了祖国的呼吸

一举一动

都牵动着祖国的目光

一言一语

都萦绕在祖国的耳际

 

我的足迹曾撒满北疆

那冰雪覆盖的山脊

我的足迹曾密布南国

那终年开花的长堤

我的足迹曾远涉荒漠

那磨砺斗志的戈壁

我的足迹曾亲吻东海

那惊涛拍岸的营地

 

呵,我的足迹

曾撒向祖国的四面八方

呵,我的军徽

曾辉映庄严的五星红旗

祖国和我,我和祖国

相依相随,形影不离

为了把每一寸神圣的国土

都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那枕戈达旦的光荣岁月

最辛苦,也最甜蜜

 

如今,我以指纹为数码

让足迹之光照亮记忆

和祖国一起回放——

七十年铿锵的前进步伐

是那么整齐,那么从容

那么一如既往的坚定有力

 

 

在地图上追梦

 

自从走进追梦的新时代

我,一个退役老兵

常常对着地图畅抒情怀

我想请九曲黄河

从我的江南故乡引几条春水

染绿沙尘弥漫的塞外

我想让万里长江

从它的上游源头载几船秋果

推向拥抱世界的大海

 

我曾伫立在中国地图前

借助诗人想象的脑袋

呼吁神似龙腾的长城

与太空开展广泛的合作

构筑抗御一切外敌的轮台

建言横空出世的昆仑

在千古洪荒掘出一条通道

连接丝路之路将幸福开采

 

我曾沿着高原的走势搜索

看还有多少贫困角落

被卡住发展经济的命脉

看还有多少隔世野村

必须靠科学文化脱骨换胎

看还有多少学龄儿童

面对自己的姓名摇头发呆

看还有多少边地父老

为逛一次集市竟翻越悬崖险隘

 

我惊喜畅想的情景正在成真

将地图上的红色标记不断修改

乡村和都市的距离越来越近

强国和强军的步伐越走越快

太空已熟悉了五星红旗

宇宙已领略了中国气概

新中国七十年的沧桑巨变

全世界的朋友都大声喝彩

 

当神奇的天路硬是穿云破雾

英雄车队撕开漫长的闭塞

当青藏铁路终于实现全程通车

兑现了远古的守望和期待

我的梦一次次从地图上放飞

红色标记如格桑花一般盛开

我用真诚的诗歌欢呼和祝福

祖国啊,一定会拥有更美好的未来

 

 

南海九段线

 

地图上的九根粗线条

沿着南海围成一圈

这是一座环状长桥的

九根桥墩

这是一条巨型项链的

九颗珠宝

 

环状的桥

象征着中国的南海

向友好邻邦畅开了怀抱

欢迎和平发展的信使

在桥上聚会赏光

为合作共赢而细加探讨

 

巨型项链

专为神圣主权打造

中国为拥有它的华贵自豪

却从不刻意炫耀

南海的每一朵浪花

都应和着母体的脉跳

 

地图上的九段领海线

是九块

撼不动的国境浮标

它具有九尊珠穆朗玛的重量

压得住任何疯狂的海啸

它蕴涵九九归一的深刻哲理

顶得住所有挑衅的喧嚣

 

给予朋友的

永远是传递吉祥如意的

鲜花与微笑

为豺狼准备的

必然是走向自取灭亡的

绞索和镣铐

 

南海九段线

掰不开,抹不掉

耀武扬威的威胁

煽点火的鼓噪

都休想让九段线的地位

在南海发生动摇

 

它时刻闪耀在

海防战士警惕的瞳仁里

退役老兵的地图上

也布满了严阵以待的符号

只要祖国一声令下

我们就会从四面八方

闪电般奔赴前沿

向国旗和军旗列队报到

 

 

在地图上寻找散失的国土

 

在一大片蓝色中

我找到一粒粒芝麻

并且闻到了熟悉的浓香

那是从祖先耕耘的足迹上

生长出的中国果实

 

没有人不爱吃香油

但吝啬得不愿流一滴汗的邻居

硬说汗水和海水是一样的滋味

分不出谁是最初的开拓者

将芝麻窃为己有

 

我把那些芝麻一一对号入座

从史册上找到祖先给它们起的乳名

这铁定是我们的亲生国土

却被更换了不伦不类的洋名

以便得到洋老大们的承认

 

但谁也无法改变

渗透在骨血里的中华基因

我把地图上的芝麻不断放大

看到的分明是一群

与我们筋脉相连的兄弟姐妹

 

他们诉说着被强行霸占的痛苦

呼唤着长城和长江的亲情

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老眼

我期待寸土不丢的豪迈誓言

早日变成主权回归的喜庆锣鼓

             

 

 

作者冯永杰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航空兵部队退役军人,深圳新诗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