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莞寻梦


来源:民进东莞市委会 作者:罗建云 编辑时间:2018-11-01

  

  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时常有人问我,你在东莞做什么?我会潜意识地回答:“寻梦!”——题记

 

 

  我成了职场白领

  说起来很遗憾,我出生在湘西南一个并不富裕的农民家庭,打出生开始到读高中,一年到头,很难吃饱肚子,更别说吃上可口的饭菜。在记忆中,我小时候长得特别瘦,皮包骨头,犹如芦柴棒。村里的小伙伴便叫我“猴子”。到我结婚时,也不足九十斤。不是开玩笑,如果风吹大一点,可能被刮走。

  对农村的孩子来说,改变命运无非两条路,一是当兵,二是读书。当兵,我不可能,个子不高,骨瘦如柴,怎么能过体检关?剩下只有读书这座独木桥可走。读初中时,我期望考上中专,纵使毕业考试的文章成了湖南省的优秀范文,但仍以微弱的分数与师范学校失之交臂。也想通过高考改变命运,可老天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我开玩笑。三次高考,均以失败告终。

  到22岁时,面对贫徒四壁的家,我只得选择南下打工。开始在广州,捣过水泥,干过搬运,睡过鸭棚,在街头流浪过,也与小偷同居……混了大半年,才在东圃棠下一家电器厂找了一份临时工。每天工资12元,加班1小时1元,扣除生活费、住宿费及其他五花八门的管理费,一个月能剩下100元,就算是巨款了。为了不让自己挨饿,也为不让父亲彷徨,纵使经常有工友欺负我,我也忍受耻辱,坚持干了三年。

  2001年,听说西部大开发,湖南机会大把,我也赶去长沙凑热闹。到了长沙,才知道,省会城市,那么多的大学生要找工作,而且正值下岗分流高峰,我一个高中毕业生,没文凭,没学历,没经验,没技术,谁要呢?直到年底,快离开长沙时,才在湖南省人才市场《人才信息报》找到一份广告业务兼编辑记者的工作,没有底薪,全靠业务提成养活自己。

  走在人潮汹涌的火车站,我有一种极其失落与迷茫的感觉,感觉长沙这个城市不适合自己,得再次南下,到南方寻找自己的梦想。

  2002年元旦,通过南方人才市场,我来到东莞一家台资企业做品质课长,后升任品质主管。其实来东莞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持有ISO9001国际质量管理体系审核员证书,而且懂电脑懂管理会写作,毫无悬念,一眼就被招聘人员相中了。

  我有了自己的家

  刚来东莞时,发现东莞破破烂烂的,不像一个大城市。印象最深的是每次坐公交车经过莞樟路,不管刮风还是下雨,总是尘土飞扬。不是沙漠,却像在沙漠旅行。当时我想,到这里干三个月,等过了春节,我便回广州找工作。

  可过完春节,与我一同来工厂的品管课长辞职去了美的下属企业任高管,而老板对我的上司也不感冒,调去经理室做幕僚。也不知是不是命运再次考验,我连开会讲话都讲不好,就赶鸭子上阵,让我做了品质主管兼品管课长、品质课长。美其名曰能者多劳,让我一肩挑,其实是想让我早点滚出这个工厂,另外招人。可我,毕竟从贫寒的家庭长大,拥有这样一份工作不容易。于是,我下车间详细了解生产流程,也对本部门进行改造,另上书给台湾高管,让他们改变品质观念。不到一个月时间,工厂品质大幅好转。以前,一天可以用大卡车拉走一车废料,而在我掌管品质部期间,半个月也拉走不了一卡车废料。老板私下找到我,说我是他所招的几十个品质主管中最优秀的一个。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品质主管位置,极少有人坐稳三个月。几乎像走马灯一样换人,换得全厂都麻木了。

  当时,我已经二十七岁,一直没有找到女朋友。老家人时常拿我们家开玩笑,说“一家五口,三个单身汉”。因为母亲去世早,父亲没有再娶,自然列入单身汉;大哥没结婚,肯定列入单身汉;二哥结婚了,不算单身汉;我没有结婚,也是单身汉。人言可畏啊,我真不敢回家。

  老家太穷,只有三个土砖垛子的小屋,会有哪个女孩愿意嫁给我呢?可幸运之神在2002年降临了,我现在的太太,她在工厂财务部做会计,当时已辞职,可能因为年龄大了,想回家找对象吧。但老板又开了一家新厂,让她做财务副主管,结果,她留下来了。她长得很漂亮,而且有才华,追她的男人大把。有一天,工厂停电,我看她一个人在办公室,便厚着脸皮说:“美女,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出去玩……”真没想到,她收拾办公桌,跟我一起出去,是在黄旗山顶,我们正式建立恋爱关系。前后不到半年,我们结婚了。工厂很多人笑话我们,说我们的速度比深圳还快,但我说,机会来了,就好好把握。

  刚结婚时,我们一无所有。结婚睡的床铺的是稻草,盖的被子是二哥二嫂给的。妻子刚到我湖南老家的那一刻,吧嗒吧嗒哭了。也许我说穷,但贫徒四壁的家,超出众多妙龄少女的想像力。我握着她的手,说:“如果相信我,给我五年时间,我一定买房,让你有一个温馨的家。”但在结婚第二年,我们就在东莞买房了。房子不大,80平方,15万人民币,拎包入住。搬入新房那晚,我们打地铺,可幸福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

  我加入了民主党派

  我们夫妻省吃俭用,不到两年时间,把房贷还完了。袋子里还剩下1万元,当时我就想,我该结束打工生活了,得自己做点什么。虽然我在职场中做过高管,时常也跟人分享如何企业管理甚至撰写如何创业的文章,真到自己创业时,发现前途渺茫,似乎没有适合自己的路可走。

  开始,想做培训,发现做培训是无本万利的活,对我们这种小本起步的人来说,很合适。但尝试了一段时间,发现培训不适合我。其他不说,连普通话都讲不好,如何跟人交流?后来尝试劳务中介,云贵川湘鄂大把富余劳动力,而东莞大把企业要招普通工人,我一边组织劳动力,一边联系工厂,收点中介费,不是特别好做?但到自己真正开展业务,发现供给与需求的天平总是不平衡。

  老实说,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进入期刊、出版、印刷这个领域。要说经验,我从未在报社、杂志社、出版社、印刷厂工作过;要说专业,我也从未专业学习过排版、设计、编辑、校对、印刷与发行;要说客户,彻头彻尾的从零开始。或许说命运捉弄人,也可说命运成就人,我开始做内刊,后来做出版,现在是出版与印刷一起做,这个领域利润极其微薄,很多人选择放弃,我却如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焕发,生意做得有声有色。

  2009年,东莞市人民政府组织首届优秀新莞人评选,其时,我创办的东莞市潇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规模不大,包括我、我太太,另外四位同事,共计六人。我参加的是“海选”,完全靠投票决定胜负。如果靠我们六人的力量,无非蚂蚁撼大树,谈何容易?我看到美国总统选举,为拉选票四处演讲。我便与东莞理工学院、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广东医学院等高校联络,我说我想来演讲,期望同学们给我投票。没想到三所高校的团委、宣传部很重视,组织学生、安排场地,让我这个普通话超差的小老板登上他们神圣的讲台。或许是老师做了幕后工作,或许是我的故事感动人,每一次演讲,能获几百上千票。加之很多朋友、老乡、同学、亲人给我助威,在无数大企业面前,我竟然遥遥领先,顺利评为东莞市首届优秀新莞人,获得当时市委书记、市长的亲切接见,还奖励“东莞户口”,让我与家人从法律上从此成为真正的东莞人。

  尔后不久,中国民主促进会东莞市委员会派出考察团来到公司考察,见我各项水平符合民进成员标准,便接收我为民进成员。自此,我找到组织,找到家,心灵不再漂泊,灵魂不再流浪。

  策划的图书荣获大奖

  近些年,受转型升级的影响,生意普遍难做。而我的东莞市潇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东莞市比比印刷有限公司自然受到挑战。如果只为简单过日子,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这辈子生活的钱足够了。可才四十来岁,不能如此平庸地活下去。如是,痛定思痛,我也尝试转型升级。口号好喊,文章难做,企业真要转型升级,却是前途路漫漫,不知在何方。我四处奔波,四处考察,想寻找突破口,但感觉都不是我想要的。直到看见女儿拿回家的教材教辅,似漫漫长夜后迎来黎明前的曙光,让我有了灵感。其他市场萎缩,教材教辅刚性需求呀。或许身上充满湖南人不服输的精神与斗志,说干就干。投入资金,寻找稿源,组织编辑,寻求出版,奋斗四年,我也出版了几百种图书。其中,《现代应用文写作》是我参与主编的高校教材,《潇湘文化概论》《早期教育概论》《中西文化比较》《大学生创业指南》《新编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与就业指导》等大学教材亦是我亲手策划的,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大学生使用。

  说到出版,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找北京、上海、广州的出版社,感觉他们专业、权威,但经我这些年的努力,我们出版的图书同样具有专业性、权威性,而且具有经济性、实用性。2017年,世界最大的图书展——法兰克福书展有我们的图书展出;2018年,我们策划的《饶宗颐诗学论著汇编》获光明日报“好图书奖”一等奖。这是货真价实的国家级奖项,只有一个,被我们策划的图书撷取了。

  很多时候有人问我,经商其实很苦,为什么仍乐此不疲地努力着?我回答两个字:“梦想。”人生是由无数的梦想组成,当一个个梦想变成现实时,自己会比置身黄金白银打造的金字塔中更开心、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