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厦的四十级台阶——为改革开放四十年而歌,并缅怀袁庚


来源:民进深圳市委会 作者:冯永杰 编辑时间:2018-11-01

  

 

   1.重温十一届三中全会

  自一九七八,

  到二零一八。

  从噩梦里惊醒的中国,

  一直在顽强地登高,攀爬……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构画了一座

  四个现代化的“梦想大厦”。

  每跨越一级,

  都须付出

  三百六十五个昼夜,

  滚滚的汗水,

  铿锵的步伐。

 

  那时,世界正眨动各种眼神,

  窥视东方的变化——

  尘封太久的中国门,

  终于缓缓开启,

  声音沉闷,也有些沙哑。

  四海商船泊岸;

  八面来风抵达。

  有人担忧:社会主义,

  会不会被资本主义挤垮?

  但更多的,是焦虑和期待。

  路漫漫兮,

  从长征走出的队伍,

  该向何方开拔?

 

  “改革”,并非陌生的词语,

  图书馆藏书中,

  有的是沉重的史话;

  “开放”,也不是旷世奇闻,

  丝绸之路的驼铃,

  早就摇曳天下。

  艰难的是:精心打造的

  社会主义车轮,

  将该如何奔驰在

  地球上的那些坑坑洼洼?

 

  一个扭转乾坤的决议,

  压倒了决策天平上

  博弈的砝码;

  一大堆陈规戒律,

  将被淘汰出局,

  完成了亮丽转身的中国,

  迎着崭新的地平线,

  雄赳赳重新出发。

  中央全会的委员们,

  又一次见证了

  党的英明和伟大。

  波涛般齐刷刷高举的手臂,

  撑起了“梦想大厦”

  ——顶天立地的骨架。

 

  呵,重温十一届三中全会

  那振奋人心的一幕,

  我的热泪,

  禁不住朝大地挥洒;

  呵,回顾中国改革开放

  那艰辛的起步,

  我的诗情随热血澎湃,

  从心窝里直奔脚下。

  细细追忆:深圳热土上

  那无数开拓的足迹,

  是怎样绽放成

  瑰丽无比的鲜花……

  2.袁庚受命

 

  在千千万万开路先锋中,

  有一位南海的儿子,

  慈眉善目,心胸豁达。

  他为起航的船队,

  树立了标杆和灯塔;

  与父老乡亲同甘共苦,

  告别沉重的鱼网,

  将现实演绎成神话。

 

  是他,就是他——

  抗战老兵袁庚,

  曾在烽火岁月奋勇厮杀;

  地下党员袁庚,

  曾冒死拯救精英文化;

  外交使节袁庚,

  曾在国际风云中叱咤;

  “秦城囚犯”袁庚,

  曾蒙冤苦度铁窗生涯;

  热血男儿袁庚,

  为改革开放,再扬鞭跃马……

 

  当他踉跄着,

  晃出监狱的铁闸,

  还来不及

  在自由的空气中溜达,

  就奉命为改革探路,

  风尘仆仆,一路南下。

  在他诞生和战斗过的原野,

  扛起为寻梦造势的重压。

  在饱经沧桑的蛇口,

  完成了创办中国之窗

  最早的求索和勘察。

 

  蛇口半岛,风光迷人,

  却是一块历史伤疤。

  多少偷渡的悲剧,

  破碎的鱼网,

  污染了青山碧海,

  朝晖落霞。

  袁庚,归来的赤子,

  乐于与故土共尝

  开创新生活的酸甜苦辣。

 

  他掩埋了偷渡的尸体,

  将边界的铁丝网,

  一把紧抓。

  为什么相隔咫尺,

  骨肉同胞之间,

  竟有天壤之别的

  贫瘠与繁华?

  他风风火火,

  直奔毗邻的香港,

  与百年招商局,

  促膝长谈,倾心对话。

  指点落地窗外,

  紧紧相连的海湾,

  激扬出几份

  牵手合作的规划。

 

  他急匆匆返回蛇口,

  向北京呼叫,

  彻夜坐等拍板的电话。

  战斗号令终于吹响,

  他迅速集结人马,

  以当年炮轰

  侵略者的壮怀激烈,

  亲自点燃了

  新中国改革开放,

  第一串振聋发聩的爆炸!

  3.诗人的见证

 

  呵,我有幸见证了,

  压路机群从废墟上滚过,

  将蛇口的条条道路,

  在现实的白纸上印刷;

  呵,我深刻体验了,

  从跋涉到飞翔的幻觉,

  蛇口用撕碎贫瘠的手掌,

  魔术般掀开了,

  现代新都市的面纱。

  为苦日子叹息了多年的

  海岸渔村,

  弹指间竟出落得

  美不胜收,绰约风雅——

  深水港昂然崛起,

  海天间虹桥飞跨,

  工业区绿荫环绕,

  交通网四通八达,

  花丛中新楼林立,

  校园里童声咿呀……

 

  蛇口,就像高马力引擎,

  带动深圳起航,

  驰向海角天涯。

  流汗的开荒牛,

  躬耕不息;

  智慧的高科技,

  频频上马;

  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引向兴旺发达。

  可是,风口浪尖上的蛇口,

  却时而遭奚落;

  冲锋陷阵中的袁庚,

  竟常常被责骂。

 

  但精彩的《老兵新传》,

  并没有闭幕停演,

  蛇口还是蛇口,

  袁庚仍是袁庚,

  蓝图接连绘出,

  项目没有下马。

  袁氏的“蛇口模式”,

  就像破土的新笋,

  将春天的美滋味,

  送遍千户万家。

  诗人曾借海涛助威,

  为他鸣不平,

  他却总是笑着说:

  别当回事,没啥!没啥!

  4.蛇口格言

 

  在招贤民主会上,

  他曾经冷不防

  受到冷嘲热讽的鞭挞。

  一个后生,以犀利的口舌,

  否定了他——

  对一个重要职务的提拔。

  众人指责,他鼓掌,

  夸道:好!有道理,

  同意你的看法!

 

  在激烈的争议中,

  创建蓬勃的新体制;

  在怀疑的目光里,

  拆除挡道的旧篱笆;

  该坚持的,他寸土必争,

  该否决的,从不婆婆妈妈,

  每当成功的时刻,

  他的笑容就格外灿烂。

  不沾美酒,

  爱高呼:冲一壶靓茶!

 

  耀邦同志,

  为他敢担风险撑腰;

  小平两次南巡,

  与他亲切对话。

  这时候,两个老人,

  忽然都像成了娃娃,

  目光中交流着,

  一片纯真,几多无暇。

  对改革开放的认同和执著,

  亲近得如同

  一根藤上结的瓜。

  将帅下令:

  杀出一条血路来!

  老兵亮剑,

  劈出满目嘉年华!

 

  “时间就是金钱,

  效率就是生命”

  蛇口格言,

  又激起一阵嘈杂。

  袁庚认定,这是市场哲理,

  聪明人,何苦偏去犯傻?

  当这十二个汉字,

  成了贴满特区的窗花,

  改革之“圳”,

  又倒映出更多奇葩:

  敢为天下先,

  土地拍卖一槌定价;

  牵手全世界,

  股票市场走向天下;

  山重水复,

  “中国制造”急浪淘沙;

  天高地广,

  “大湾新区”前景如画……

  5.仰望星空

 

  老兵叶落归根,

  在最困难的时候,

  他从未动摇毫发。

  海的儿子闪烁蓝色光焰,

  照耀中国巨轮

  起锚远航的灯塔,

  直到生命最后一息,

  仍惦挂“梦想大厦”。

  他倾尽全力,

  已登临了三十八级台阶,

  于弥留中神往着

  再给未来增砖添瓦,

  不断地登高……

  不懈地攀爬……

  今日蛇口,不就是

  昨日向往的海市蜃楼吗?

  连废弃的“明华轮”,

  也复活成一片“海上世界”,

  昼夜笑语喧哗。

  他欣慰地闭上双目,

  清点毕生跋涉的足迹,

  收获一路清馨,一路芳华。

  他用最后的清醒,

  给花朵们默默取名:

  “改革”——“开放”

  “出发”——“到达”……

 

  今夜呵,我们已登上

  第四十级台阶。

  俯瞰流年,

  无悔“改革”的摔打;

  遥望远方,

  稳掌“开放”的大闸;

  于进出之中受磨练;

  在往来之间细洞察;

  一不弃中国精神,

  信仰只能升值,

  不可掉价;

  二不舍民族自信,

  全面振兴之路,

  初心是不落的朝霞。

 

  一年一级台阶,

  高度不断升华。

  改革的天空,

  在翱翔中多么旷达;

  一年一级台阶,

  广度不断扩大。

  开放的视野,

  在远望中无际无涯;

  一年一级台阶,

  岁岁都传佳话。

  在登攀中享受,

  追日逐月的潇洒。

 

  今夜呵,我仰望星空,

  寻觅那些移动的光环,

  飘飞的月华。

  莫不是先驱们在另一世界,

  又把新的足迹播撒?

 

  那一束亮亮的、

  匆匆移动的星光,

  莫不是袁庚的步伐?

  我真想献上,

  从他留在大地的足迹里

  绽放的鲜花。

  只是我还没有攀上,

  贴近星座的高度,

  为缩小距离,

  我尚须积蓄脚力,

  继续向上,努力攀爬。

  但我能断定,

  他一定闻到了浓郁的芳香,

  一定也听见了:

  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年,

  磅礴的交响,

  密集的鼓点,

  欢乐的唢呐,

  还有,他曾经关爱过的诗歌,

  向昨天的致敬,

  对今日的礼赞,

  与未来的应答……

 

  作者资料:

  冯永杰,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深圳新诗研究会会长,航空兵部队退伍军人。1985年从上海南下深圳至今,1962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出版《边界河》、《如火的恋情》、《关于深圳》、《颤动的心弦》、《冰雪与火焰》、《大地之歌》、《仰望北斗》、《俯拾落叶》、《吟唱在共和国的窗口》等多部诗集,《琴弦上的国魂》等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