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初:浅析人民政协的专门协商机构作用与新型政党制度——纪念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


来源:本网 作者:黄凯初 编辑时间:2019-12-24

 

  当今世界上,曾经标榜为灯塔式的西方民主制度和多党制度,普遍陷入深刻的民主危机和政党之间无休止的“倾轧性竞争”。相比之下,我国人民政协制度的协商民主和新型政党制度,历经70年的磨砺和淬炼,形成了——“人民政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协商机构”;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创立了执政与参政有机结合、领导与合作有机统一的执政参政方式。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重大贡献。

 

  一、新型政党制度奠定了人民政协的专门协商机构作用的政治基础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并把这一政党制度写入了宪法。我国这一新型政党制度的精髓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始终坚持长期共存、同舟共济、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合作方针,形成了基于共同价值理念和奋斗目标的、牢不可破的政党命运共同体,凝聚起促进国家发展、共谋民族复兴的强大合力。我国的新型政党制度之所以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因为1948年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热烈响应中共发出的“五一口号”,使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积极参与的新型政党制度开始萌芽;1949年新政协的成立标志着新型政党制度初步形成。这是在中国特定历史条件、国情基础上生长出来的,符合中国现实的政党制度。这种新型的政党制度,继承并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吸收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和衷共济的优秀思想,具有广泛性、包容性等鲜明特征。中国共产党以不改的初心、宽厚的政治情怀、高明的政治智慧、超群的领航能力,牢牢把握住新型政党制度的前进方向,也确保了这一制度的人民性和代表性。而每一个民主党派,有着各自联系、相对稳定的群众基础,并随着时代的发展,也不断吸纳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产生的新社会阶层人士,创立了知识分子联谊会,确保了制度的广泛性和参与性。二者相结合,就能最大限度地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人民政协的专门协商机构作用奠定了政治基础。

 

  二、人民政协的专门协商机构作用实现了新型政党制度的政治诉求

  人民政协是实行多党合作制度的重要政治形式和组织形式,要充分发挥这一重要政治形式和组织形式作用,最重要的就是有效组织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开展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在发扬民主的过程中,既要坚持党的领导,又要充分发挥各参政党的作用,促进多党合作政治格局的稳定和发展。政治协商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形式,协商民主既坚持“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杜绝了“议而不决”;又充分听取“少数人的意见”,避免了“多数人的暴政”,体现了民主精神、贯彻了民主原则、实现了民主诉求,无疑是真民主的典范。协商民主是实现党的领导的重要方式,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新型政党制度是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的重要体现,不仅确立了一个开放的、兼容的制度架构,而且形成了一个纵向多层、横向联动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体系,能够把各种社会力量有效且有序纳入政治体系之中,坚持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通过制度化、程序化、规范化的安排集中各种意见和建议,推动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三、人民政协的专门协商机构作用与新型政党制度创新了国家治理

  现代国家的任何政党制度和政治制度都是为了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在我国发挥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功能是党和国家提高治理能力的重要途径和作用,致力推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协商民主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应有之义,对于中国这样一个规模巨大、结构多样、利益多元的社会,为了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需要协商民主在其中起到全方位的支撑和推动作用。人民政协的协商民主传承了中华民族崇尚和谐、兼容并蓄的优秀传统文化,以尊重差异、多元兼容为前提,以理性平和的对话协商为方式,以化解矛盾、规避风险、增进共识、促进和谐为目的,既维护多数群众的根本利益,又照顾少数群体的合理诉求,特别是反映和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能够形成合理、协调、均衡的利益格局。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始终坚持长期共存、同舟共济、肝胆相照、荣辱与共,超越了传统政党的竞争共存关系,形成了基于共同价值理念和奋斗目标的、牢不可破的政党命运共同体,共同创造、实践并发展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政党制度,凝聚起促进国家发展、共谋民族复兴的强大合力。新型政党制度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新的制度保障。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识、凝聚人心、凝聚智慧、凝聚力量,动员激励全体中华儿女不断奋进,凝聚起同心共筑中国梦的磅礴力量。

  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找到了适合本国国情的协商民主政治道路,摈弃了西方原始的“街头民主政治”和“选票政党制度”。在短短70年里,就成功地把一穷二白的中国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这充分彰显了新型政党制度的优越性,也体现了协商民主的政治道路功能优势,为丰富发展人类政治文明贡献了中国智慧、中国经验和中国方案。

 

 

  作者:黄凯初,广东茂名热电厂退休干部,民进茂名市小教综合支部主任、民进茂名市委会参政议政工作委员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