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于2002年12月30日开通

www.gdmj.org.cn

首页 > 专题广场 > 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学习专题 > 多党合作与和谐社会论坛

弘扬时代科学精神 构建美好民主社会

信息来源:本网 时间:2015-08-25
字体: [大] [中] [小]
--解读“八荣八耻”(三) 以崇尚科学为荣 以愚昧无知为耻
民进广州市委 蔡旻丰
 
  上一届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志提出“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传播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胡锦涛总书记在关于社会主义荣辱观的重要论述中,进一步提出了“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这一论断,以高尚的科学精神、规范社会道德价值取向,闪耀出社会主义道德的时代光芒,是广大干部群众崇尚科学、反对愚昧的行动纲领和锐利武器。胡锦涛总书记把对待科学的态度纳入社会主义荣辱观之中,目的在于进一步弘扬尊重科学、热爱科学、崇尚科学、发展科学的生活态度和社会氛围,这对于当今社会非常重要。“荣”与“耻”,对立两极,鲜明地表达了我们提倡什么,反对什么。荣,要求我们对科学的思想、精神、行为、事物给予充分的肯定、鼓励和表彰;耻,要求我们对违反科学的思想、精神、行为、事物给予坚决的否定、批评和抵制。荣与耻结合起来,就成为一种重要的价值标准,广泛作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衡量和评价着每个社会成员的思想和行为,通过鼓励和限制两个方面的作用,大力推动社会形成崇尚科学的氛围,引导全社会在科学理性的道路上不断向前发展。
  回顾科学发展史我们可以说严格意义上的科学,产生于近代的欧洲。它是从中世纪宗教神学中独立出来并从古代思辩哲学中分化出来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使以军器为主要代表的西方科技大量涌入中国,随之兴起的洋务思潮提倡“中道西器”、“中道西艺”,主张在物质层面上学习西方科学技术;后来的维新运动进一步推进“西学东渐”,并把西学扩大到社会科学领域;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则把科学从“器”和“艺”的层面提高到道的层面即哲学层面,陈独秀等人所高扬的“赛先生”大旗主要是科学精神。今天,从科学发展的意义上纪念“五四”,关键是要弘扬五四运动在中国首倡的科学精神。
  但是在科学进步发展的过程中,还是有人弄虚作假,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当然,有些所谓的科学发现并非真正的科学家所为,而是一些披着科学外衣的人,为了达到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作出的欺骗行为。欧洲19世纪中叶,就有一些自称能“通灵”、“通神”的降神术士或神媒曾风靡一时,一些缺乏科学精神的善良的人们,受蒙蔽而成了他们虔诚的信徒。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像华莱士(wallace)、克鲁克斯(Crookes)这样有重大成就的科学家也陷了进去,成了唯灵论的热心宣传者。原因何在?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亲眼听见的“事实”决不会是假的,而没有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求证。从而从科学家沦落为一个“愚昧”的人。
  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这一条似乎很多人觉得很明白了,同时也都认为自己肯定不是愚昧无知的那一小撮。但恐怕真正打心眼里着实自信的人并不多,而自我为愚昧的人更是少的出奇。原因在于很多人并没有真正去思考一下愚昧无知的内涵。愚昧无知的罪责并不在无知本身。因为所有的人,生来并不是有知的,都是无知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无知的人逐渐有知起来了。然而很多人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愿意再求知了。于是乎“无知”的问题便出来了,进一步就由“无知”不导致了“愚昧”。我们可以从更深刻的内涵中挖掘以愚昧无知为耻,实际也是以无知而不求知为耻。更进一步说的话,则是以改革的停滞和倒退为耻。愚昧无知的关键在于是否求知。而这个 “求”字却是很多人很难做到的。就算一个人一直在学校当中,所谓的求知充其量也只是一些课本知识的学习,其他方面的“知”,因人而异不可一概而论。要求知,就必须在心中始终贯彻一个“求”字,以不求知为耻,以不求知便沦为愚昧警世自己,同时,时刻坚持崇尚科学。崇尚科学也不仅仅是科学本身,而是一种科学精神。所以说,不要以为我们的科学家一定就是崇尚科学的,一旦科学家失去前进动力的时候科学家也极有可能走向愚昧。这样一来问题就严重很多了。那么我们不妨来看看,怎样才算是一种科学精神?
  真正具备科学精神的人,往往是那些掌握和很好地运用科学方法、科学思维的人,科学精神是长期进行科学实践的结果,决不会凭空产生。这从当代伪劣科技曾经甚嚣一时也可得到间接的证明。在历史过去了100多年后,类似的闹剧似乎以更大的规模转在中华大地重演。什么“永动机”、“水变油”、“W型超浅水船”、“W技术”、“信息茶”等等,横行一时。一些厂长、经理,在看了“水变油”的表演之后,信以为真,不惜血本投入到所谓“中国第五大发明”的开发。有的大学校长甚至上书中央,郑重其事地建议予以“开发”。更多的人在看了特异功能“大师”的表演后,也深信不疑。他们总说是“亲眼所见,怎么会有假呢?”有的科学家还心甘情愿配合“大师” 进行试验,试图加以论证。那些“发明家”、“大师”更是振振有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大家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吗?于是乎多少人由于缺乏科学的实证而上当受骗。
  科学,必须是正确地反映了自然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而成为推动历史进步的杠杆和基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思想是重要的精神力量,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共识。总结世界发展的历史经验,我们就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科学文化对一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性。我们崇尚科学,就是要弘扬科学精神,掌握科学知识,应用科学方法,学会科学思维,并自觉地应用于生产和生活的实践中。
  愚昧无知,是对自然力量和社会力量畏惧、屈服的结果,也是独断专行、自以为是的一种反映。我们反对愚昧无知,不单纯是反对没有文化知识,也是反对不学习科学知识,不用科学方法,不尊重科学,不重视人才。现阶段最根本最重要的,是反对不按科学规律办事。因此,我们不仅要反对“无知”的愚昧,更要反对“有知”的愚昧。那些相信星占、卜筮、风水、命相,热衷于求神拜佛的愚昧现象、无知之人,人们很容易识别。但对那些不按规律办事,上工程、拉项目全靠“拍脑门子”的无知行为,则往往不易分辨。然而就是这种缺乏科学论证的决策导致了及大的社会浪费,制造了许多的人为矛盾,导致了许许多多不和谐的社会现象。因此我们在学习“八荣八耻”时就必须深刻理解科学精神的实质和内涵。
  从实质上看,科学精神与马克思主义是一致的,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繁忙的革命生涯和理论创造中,始终关注着科学的发展,对科学进行了创造性的哲学考察和总结,把科学的理论通过总结和升华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并提炼成为一种人类的精神,这就是科学精神。马克思在创立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的过程中,他还广泛研究了科学技术史,尤其是技术史,首次提出了科学通过技术的中介,由知识形态的生产力转化为直接的生产力的论断。恩格斯对自然科学问题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19 世纪70年代,恩格斯用了差不多8年的时间来学习和研究自然科学,在《自然辩证法》一书中,对科学精神作了全面而深刻的揭示。
  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本质上科学精神就是实事求是、脚踏实地、创造性地做好本职工作。他们一贯反对从本本出发的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认为真理总是具体的,不断丰富和发展的,而决不是一成不变的金科玉律。因此,在少数人歪曲他们的学说,把他们的片言只语当作现成的结论到处套用的时候,总是受到他们的严肃批评,他们指出:“即使只是在一个单独的历史实例上发展唯物主义的观点,也是一项要求多年冷静钻研的科学工作,因为很明显,在这里只说空话是无济于事的,只有靠大量的、批判地审查过的、充分地掌握了的历史资料,才能解决这样的任务。”由此可见,马、恩作为无产阶级的理论家不仅在理论上而且在实践上,都是科学精神的典范;他们的思想和理论体系,是科学精神的典型代表。
  事实上科学精神还不能仅仅看成是一句口号,或是一种号召。科学精神是有着非常实质性的可规范、可实践的内涵要素的。大家知道,科学本身是一项永无止境的探索过程和认知过程,科学探索是人类一代代人,乃至每一个人,以自己有限的内在主观能力去认知无限的外在客观存在的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同时,在这个过程中,科学认知又总是以后人发现前人认识的偏差、不足,乃至错误,予以补充、纠正,乃至推翻错误结论而不断前进、不断发展的。正是从科学的这两个基本本征出发,我们可以梳理、也纳出科学精神、科学理性中内含的最重要的尖顶要素。在我看来,科学精神应该包含多元的要素,如:客观的依据,理性的怀疑,多元的思考,平等的论争,实践的检验等等。
  人民日报的文章说: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说明只有科学的东西才最真实、最正确、最可靠,也最高尚、最光荣。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坚持科学的发展观,首先必须崇尚科学的理念。崇尚科学,才能讲科学;讲科学,才能运用科学,用好科学。只有崇尚科学,才会反对愚昧无知,告别愚昧无知;告别愚昧无知,才能放下架子,才能老老实实学习科学,才能坚持科学的发展观,落实好科学的发展观。这是非常正确的,从全球的视角来看,科学的进步是社会进步的巨大源泉,一个国家的现代化,首先必然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世界经济中心的五次转移,无一例外都是由科学技术中心的转移所带动的。一个崇尚科学的民族,必然是一个不断进步的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民族。我国越是向前发展,越要高度重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协调发展,高度重视在全社会广为传播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思想、科学精神,进一步形成讲科学、爱科学、学科学、用科学的良好社会风尚。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一个难得的战略机遇期。民族要自立,国家 要强盛,经济要发展,必须大力倡导崇尚科学、反对愚昧的精神,大力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素质。用科学指导我们的发展,用科学为中华民族和平崛起插上腾飞的翅膀。
  在实际工作中,作为一名民主党派的成员恐怕常常会遇到:“究竟什么是民主?”的问题。也很容易在这个问题上就产生出中国和西方的比较或者是和一个具体的国家的政治问题的比较。对此我们必须以科学的精神,实事求是的学习、探索、树立科学的民主观,不断实践社会主义民主发展的正确道路。
  我个人认为,我们在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民主制度比较的时侯,必须十分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同发达国家差距还很大。《中国现代化报告2005》(简称《报告》)课题组负责人,中科院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何传启这样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经济研究的结论:中国在世界经济总量中名列前茅,但经济比重相对不高,经济质量中等偏下,效率差距为24~73倍;与世界大国比较,中国经济效率相差100年,经济结构相差100年,经济水平相差100年,绝对速度相差15倍。
  从经济结构来看,2000年中国产业结构,大致与美国1913年和英国1870年相当;2000年的就业结构,大致与美国1870年相当,比英国的1820年还要低。从经济现代化水平来看,2001年中国经济现代化水平仅为发达国家的16%~22%。
  此外,公民科学素质较低,据2003年我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数据显示,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1.98%。而美国1995年为12%,欧盟1992年为5%,日本1991年为 3%,加拿大1989年为4%。尽管具备基本科学素养和崇尚科学不是等同的概念,但可以说,不崇尚科学的人难以具备基本的科学素养。大量的农村人口存在,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涌入城市,被排斥在原有城市的教育、医疗、福利体系之外,成为现代化社会的“边缘”群体,所以有人提出中国尚未形成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
  这样一个全球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面对过的问题,客观的摆在这里,这是中国走向现代化,走向政治民主化必须跨越的一个障碍。通过简单的比较是无法解决实质性的问题的。事实上“民主”和“共产主义”这两个名词在抛弃了意识形态的纷争之后,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人类在发展历程上,对完美的未来社会形态的一种美好的理想,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设立一个终极的发展目标。事实上“民主”解释从来就是多种多样的。有人把民主解释为“说服的方法”而不是强迫的方法。这就是说,说服者所持的见解永远是争取的,问题在于别人不理解它的正确性。有人把民主解释为下级深入地无拘束地讨论上级的决定,并且指出这是动员群众积极性,加强群众主人翁感觉的方法。这个定义,同时强调少数服从多数,以及不准有反对派存在。这种对于民主的解释,和上面那种解释方法,一样以民主集中制为最高原则。实际上,两者都是权威主义,而不是民主主义。号称为反对权威主义的民主主义者,通常主张,政治上必须保留反对派,实行两党制,但是两党制的实际情况也造成了那些民主主义者的幻灭。因为两党制只允许你二者择一,好像结婚,候选对像只有两个。你不要这个,只好要那个。如果两个都不喜欢,只好打光棍-放弃公民权。何况这两个党,往往是换汤不换药,随你选哪个,唱的还是那出戏。于是,这种民主,不过是粉饰门面,不过是欺骗。何况,芸芸众生喜欢一种有秩序的生活,一个强有力的权威的存在,足以保障这种秩序。据说,苏联人怀念斯大林,就是出于这种感情。
  总之,政治民主的发展和现实有自己的规律,广大民主党派的成员要加强自我教育,自我学习,树立科学的民主观,必须清醒的看到政治民主的实现是以程序民主为主要内容,通过民主精神、民主原则、民主制度三个不同的层次展现民主如何从观念形态转换为物的形态的演变过程。在这一过程,从内容和形式、目的和手段、本体和程序相结合的视角再现了民主作为一种制度的主体结构。当然,这种民主制是舍弃了具体的社会关系和文化因素的一般模式。它所内含的人民、政治国家及各种制度和机制,都只是一种抽象规定,因而只有和一定的社会关系结合,才能取得自身真实的社会存在和具体历史形态。而社会关系归根结底是生产关系决定的,而生产力又决定了生产关系。所以民主政治的发展离不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科学是第一生产力,所以要倡导科学的精神,反对愚昧无知。
                  结 束 语
  说到底,民主不过是方法,根本的前提是进步,所以才有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论断。必须看到权威主义会扼杀进步,权威主义是和科学精神水火不相容的,民主才是必须采用的方法。唯有科学精神才足以保证人类的进步,也唯有科学精神才足以打破权威主义和权威主义下面的恩赐的民主。唯有立足于科学精神之上的民主才是一种牢靠的民主。
  伽利略说:“我出卖了我的职业,科学行列里就不容许我的存在。”这是献身科学。居里夫人说:“我发现了镭,但不是创造了它,因此它不属于我个人,它是全人类的财产。”这是信奉科学。贝多芬说:“人们不可因为孩子的死亡,就放弃生育。”这是把科学的精神转化为现实的理性生存。我们讲科学、反愚昧一定是践行在具体的工作中的,就让我们在具体的工作岗位上,实事求是的作好工作,为树立新时代的科学精神,为构建和谐、民主的中国现代化社会而努力。
  参考资料:
  《人民日报》相关社论
  《崇尚科学,立志为国家做事》中国科学院院士 叶笃正
  《崇尚科学:社会进步的源泉》中共哈尔滨市委党校现代科技教研部 赵晖
  《科学精神的实质和内涵》 中国科普研究所 郑念
  《马克思民主的科学形态》万斌 倪东 浙江学刊 1996年第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