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大别山红色精神有感(刘庆华)


来源:本网 作者: 编辑时间:2019-10-30

 

  2019年6月23-28日,在学校统战部的率领下,我们30多人有幸参加了河南新县大别山红色革命的发源地培训。本次培训采用课堂教学、现场教学、体验式教学、红色故事会等多种方式让学员们近距离聆听大别山的革命历史,体验革命先烈们艰苦奋斗生活,学习革命先烈事迹,缅怀革命前辈卓越功勋,触动很多,感想不少。此处暂且不说理想信念等大道理,实实在在谈点个人感悟。

  感悟之一是:红色政权来之不易。大别山位于鄂豫皖交界地区,从这里走出了由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领导的红四方面军,我们参观了红安县的长胜街,在那里找到了红军的指挥旧址。1932年5月遭受国军围剿,9月突围西行5千里,于12月过大巴山入川北,1933年1月占领通江,建立川陕根据地,这是第一支长征的红军队伍,也是主力部队。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参谋长戴季英、政治委员吴焕先、政治部主任郑位三,于1931年10月成立于鄂豫皖苏区红二十五军,1934年10月按照中共中央指示,红二十五军主力和鄂豫皖省委从河南省罗山县向西转移,进入陕南,11月创建了鄂豫陕革命根据地。1935年7月,为策应中央红军,西进甘肃东部,9月到达陕甘苏区,与刘志丹陕北红军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会师会于延安附近,成立第十五军团,共约七千人。在红一、三军团到达陕甘苏区后,与之合编为红一方面军。革命军队经历了多重坎坷曲折,最终赢得了胜利。

  感悟之二是:老区人民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巨大牺牲。在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陵园,我们得知近百万人为了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在册的烈士仅有13万余人,大多都没留下姓名。1927年冬天到1928年初的两个月,“黄麻起义”遭受挫折后,由于当地清乡团勾结国民党,疯狂镇压革命群众,在一块不到30平方米的稻田里先后屠杀了程怀天、尚国清等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300多人,这就是“红田惨案”,而这些被杀的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据不完全统计,黄麻起义失败后,在箭厂河乡约有5000余革命烈士和群众献出宝贵生命,新县当地可以说是“家家有红军,户户有烈士,村村有故事”。正是怀着对胜利的信念和对幸福生活的期待,许多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如今,新中国成立已经有70年,我们的党和政府有义务让老区人民、让全国人民生活得更好更幸福。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思考如何打破黄宗羲的周期律,避免重走乱世历史的老路。

  感悟之三是:国家安定和统一是全民族共同大业。中国从鸦片战争后100多年的历史证明:落后就要挨打,乱世就会悲歌。建设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中国是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现代史上,国共两党曾有过多次内战和多次合作;而今,70年过去了,我们依然面对统一台湾的问题,在当今国际国内形势都十分复杂的情况下,如何让台湾政党和民众真心向往回归大家庭,我们党和政府应该具有大智慧、大胸怀。我们缅怀英烈,其目的不是为了记住阶级仇。历史上我们曾有过两次国共两党合作,而今,我们也应该站在民族大义的角度,有大智慧、大胸怀完成民族统一大业,为全体中华儿女创造平安、和谐、幸福的生活。

  感悟之四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历史是一面镜子,照见了兴衰、成败、得失。过去几千年的封建王朝中,政权更迭不已;民国时期国共两党之争等等,其因其果值得我们深思。从历史的某个阶段看,杰出历史人物的出现往往能改变或扭转历史的发展方向;但从时间的长河看,历史终究是由人民书写的。强权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们要弘扬中国优秀文化传统,顺应世界发展潮流,主动学习人类一切先进文明成果,为我所用,共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刘庆华  民进广州大学基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