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彦明:百年征程,携手记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来源:民进深圳市委会 作者:马彦明 编辑时间:2021-06-28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立100周年,一百年披荆斩棘,一百年沧桑巨变,一百年风雨兼程,一百年砥砺奋进。一百年间,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每当看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每当听到国歌响起,我总会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这百年的峥嵘岁月间,有多少华夏儿女用热血和汗水书写了中华民族的奋斗史,创造了人类发展史上的伟大奇迹。 
  站在一百年的历史节点上,让我们沿着历史的长河溯流而上,回顾那些民进与中国共产党人携手创造的历史记忆。 
  一、召开政协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第一声回响 
  1948年,在解放战争节节胜利的背景下,中国共产党发布“五一口号”,提出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马叙伦、王绍鏊等民进领导人积极响应,与各民主党派人士在香港联名致电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并转解放区全体同胞。同时,民进还在香港单独发表宣言,首次公开庄严宣布民进要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周围,参加共产党领导的爱国民主统一战线。5月中旬,马叙伦先生撰文《读了中共“五一口号”以后》,将新政协与1946年重庆政治协商会议作了比较,指出两者有质的不同,揭露了蒋介石的阴谋,激发了全国人民追求和平、民主建国的热情。 
  二、为新中国奠基的第一次盛会 
  建立一个新中国,是中国人民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理想。当蒋介石的假和平阴谋败露,人民解放军全面转入战略反攻后,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就开始思考建立新中国的问题。建立一个怎样的新中国?如何建立新中国?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向全世界告诉了中国的答案。 
  毛泽东同志在开幕词中说:“我们的会议有600多位代表,代表着全中国所有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人民解放军,各地区,各民族和国外华侨。这就说明,我们的会议是一个全国人民大团结的会议。”“现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在完全新的基础上召开的,它具有代表全国人民的性质,它获得全国人民的信任和拥护。因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宣布自己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 
  于是,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人民政协这一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组织,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在当时国家还不具备召开普选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条件下,肩负起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的重任。 
  用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形式建立一个新的民主主义国家,在人类的历史上,这是第一次。 
  通过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人民解放军、各地区、各民族以及国外华侨等代表,以政治协商的方式,完成建立新中国的历史使命,揭开新中国历史的崭新篇章,在人类历史上,这是第一次。 
  通过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表全国各族人民的意志,通过具有临时宪法作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建立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主义的国家,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各民主阶级和国内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在人类的历史上,这是第一次。 
  中国的命运,一定会掌握在中国人民自己的手里! 
  三、民主协商确定的第一首国歌 
  在查阅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相关资料时,一则材料让我倍感自豪。 
  据有关资料记载:1949年9月25日晚,毛泽东、周恩来在中南海丰泽园召开座谈会,与各位委员一起协商新中国国旗和国歌的方案,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始人马叙伦先生提出建议:“我们政府就要成立,而国歌根据目前情况一下子是制作不出来的,是否我们可暂时用《义勇军进行曲》暂代国歌。”许多委员表示赞成,一部分委员提出需要修改歌词。周恩来表示,就用原来的歌词,他说:“这样才能鼓动情感。修改后,唱起来就不会有那种情感。” 
  毛泽东主席也赞同周恩来总理的意见,坚持歌词不改,全体与会者协商后一致赞同。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决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在选定国旗图案时,同样也是由委员们民主协商,最终选择了四颗小五角星围绕一颗大五角星的图案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毛泽东说:“这个五星红旗图案表现我们的人民大团结,现在要大团结,将来也要大团结!”1 
  四、“中国人站起来”的第一声呐喊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召开。现存的黑白音像资料中,我们可能无法明显地看到怀仁堂前气球、飘带和彩旗的瑰丽色彩,但是我们能从主席台上方悬挂的巨幅会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以及政治协商会议的会徽上,感受到会场的隆重和庄严,我们能看到出席会议的662位代表(含候补代表)脸上洋溢着的激动和幸福。当毛泽东等中共代表团成员步入会场时,全体代表一致起立热烈鼓掌欢迎。长达5分钟的掌声中,饱含着全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坚决拥护,包含着全国人民对建设美好新中国的热切向往。 
  在致大会开幕词时,毛泽东同志宣告“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2 
  就是这一声呐喊,成为了新中国“站起来”的第一声呐喊,是中华民族经历了百年的浴血奋战,抵御外侮,清除内患,推翻一切压迫之后的自豪、自信的呐喊。这一声呐喊如同春雷,穿过怀仁堂,冲向云霄,响彻世界。 
  中国人啊,终于挺直了脊梁! 
  五、新中国成立与第一个国庆节 
  国庆节是由一个国家制定的用来纪念国家本身的法定假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10月1日,但是中央人民政府宣布以每年的10月1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节,却是自1950年起,这是为什么呢? 
  故事还得从马叙伦先生讲起。 
  马老的挚友陈其瑗先生是民革中央委员。1949年,陈其瑗接受共产党邀请,自香港秘密北上。行前,他手掠长髯,朗声宣告:“其瑗立下誓言蓄须,到新中国成立才能剃去!” 
  10月1日,下午3时整,陈其瑗、马叙伦等代表跟随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登上雄伟的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开国大典结束后,新政协主席团决定,全国机关、学校、工厂、部队等单位,除执行不能休假的任务必须工作者外,一律于10月1、2、3日放假3天,以庆祝中央人民政府成立。马叙伦先生便对陈其瑗先生说:“兄曾立下蓄须到新中国成立才能剃去的誓言,今天可以兑现了吧?”陈其瑗先生摇头说:“过几天是双十节,总觉得不够味,新中国还没有法定国庆日,我还不能剃须。” 
  1949年10月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马叙伦先生因病请假,委托许广平委员代他发言:“马叙伦委员请假不能来,他托我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应有国庆日,所以希望本会决定把10月1日定为国庆日。”林伯渠委员也发言附议,要求讨论决定。毛泽东主席说:“我们应作一提议,向政府建议,由政府决定。”当天会议通过《请政府明定十月一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以代替十月十日的旧国庆日》的建议案,送请中央人民政府采择施行。 
  1949年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通过的决议指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兹宣告:自1950年起,即以每年的10月1日,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的伟大日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自此,10月1日正式成为了全国人民共同庆祝新中国成立的欢庆日。 
  马叙伦、许广平关于国庆节的提议与发言,不仅仅代表民进人的心声,更反映了亿万中国人民的共同心愿,体现着华夏儿女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自豪和祝福。 
  六、第一个教师节与第一部《教师法》 
  1981年11月,在全国政协五届四次会议上,包括叶圣陶、雷洁琼在内的民进17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建议确定全国教师节日期及活动内容案》(第170号提案),建议重新设立教师节。据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介绍,第170号提案的主要发起人及撰稿人是方明。方明当时担任全国教育工会主席、分党组书记、民进中央常委。1981年12月,方明和教育部副部长张承先一起在“全国中小学工会思想政治工作会议”期间,向习仲勋同志提出建立教师节的建议。习仲勋听后指示写报告请示中央。 
  1982年4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联合向中央书记处提出请示。1983年6月,包括葛志成、霍懋征、段力佩在内的民进19位政协委员再次在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联名提出《为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造成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建议恢复教师节案》。1984年12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也再次将“关于建立‘教师节’的报告”送中央书记处并报国务院。1985年1月,国务院总理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上提出建立教师节的议案,21日,会议通过决议,确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教师节。 
  之后,民进又为《教师法》的出台奔走呼吁。1986年初,方明收到广东石人嶂钨矿中学教师朱源星寄来的《教师法》设想稿。全国教育工会和民进中央、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北师大教育科学研究所四家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联合起草小组,方明任组长。1986年4月,写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草案(一稿)。通过全国教育工会和民进中央两个渠道,组织了约有一万人参加的讨论。1988年3月全国政协七届一次大会上,方明和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葛志成联名作了“制定《教师法》提高教师地位和待遇”的发言。1993年10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终于颁布3。 
  志之所趋,无远毋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回眸百年光辉历史,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民进老一辈民主战士肝胆相照、呕心沥血,为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建立和建设贡献了智慧和热血。展望新时代,新一代民进人将不忘初心,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继往开来,不断创新,认真履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作者系民进广东省委会参政党理论研究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