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霞:中国共产党的挚友和诤友——雷洁琼


来源: 作者: 编辑时间:2021-06-30

  

  ——建国前的雷洁琼与中国共产党人的交往和友谊

  

  雷洁琼是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我国杰出的社会活动家、法学家、社会学家、教育家。从1931年秋季学成归国直到建国前夕,作为一名民主斗士,她始终投身于抗日救亡和民主解放运动中。

  一、投身抗日救亡,推进妇女运动

  1937年底,雷洁琼经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指导员熊芷介绍,应江西省政府聘请到南昌参加抗日及妇女工作。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在南昌成立后,中共中央长江局东南分局也迁到南昌。分局党委委员陈毅曾来南昌对抗日救亡团体及学校作报告。有次雷洁琼到南昌葆灵中学听陈毅作抗日游击战争的报告,领悟到扎根于人民群众是游击战争获胜的重要原因,这使她对人民群众的作用有了进一步认识。

  1938年5月20日至25日,宋美龄邀请各党派、无党派人士、各界专家学者、宗教界人士及广东等13个省市的52位代表赴庐山参加谈话会,讨论抗战时期的妇女工作。雷洁琼、熊芷等人也参加了谈话会。雷洁琼还担任改良妇女生活组组长。据后来发起成立上海妇女救国联合会的进步人士沈兹九回忆,雷洁琼年纪很轻,却有少年老成的气概。邓颖超作报告阐述边区妇女生活新貌,她和孟庆树还提出应建立“代表包括各界、各党派、各省、各地区妇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组织”。雷洁琼深深被边区广大妇女艰苦奋斗积极参加抗日的斗争精神感动。

  1939年3月,南昌沦陷前夕, 雷洁琼随江西省妇女生活改进会撤退到吉安。4月中旬,时任中共南方局书记的周恩来到浙东抗战前线视察, 途经吉安稍事停留。雷洁琼和另一位青年来到了吉安招待所,受到周恩来的热情接待。周恩来以毛泽东《论持久战》的观点阐述了当时国内形势和抗战相持阶段应采取的战略,这使雷洁琼开阔了视野,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念。她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是真正执行全面抗战方针政策的,众多具有献身精神的共产党员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中流砥柱。周恩来次日又回访雷洁琼并看望了抗敌后援会等团体的工作人员。

  在雷洁琼等人的筹划主持下,《江西妇女》于1938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创刊。刊物以宣传中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为政治引领,雷洁琼十分重视刊物的政治方向,她亲自向诸多爱国人士和中共地下党员邀稿。第一任主编高景芝、第二任主编潘玉梅和最后一任主编水世琤都是共产党员。雷洁琼以本名或笔名群、结群等在《江西妇女》发表了20篇文章,宣传妇女大众参加抗战救亡的重要性,为妇女解放呼吁呐喊。在雷洁琼的领导和进步骨干力量的带动下,《江西妇女》密切了妇女生活改进会与群众的关系,推动了各阶层妇女参加抗战救亡。

  二、 同创民进促民主,血洒下关争和平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为避免国民党的迫害,1941年5月中旬,雷洁琼从江西辗转来到上海,即时应聘东吴大学社会学教授,并兼任圣约翰、沪江、华东大学及震旦女子文理学院教授。在马叙伦、王绍鏊等人的感召下,雷洁琼和丈夫严景耀等于1945年参与了中国民主促进会的成立,她担任民进第一届理事会的候补理事。

  民进成立后,积极参加上海反内战、反独裁、争取和平与民主的爱国民主运动。1946年2月28日,民进联系了上海20多个人民团体集会。5月5日,在中共上海地下党领导下,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简称“人团联”)成立,民进被各团体组织一直公推牵头负责这一联合机构的筹建工作。

  6月6日,由人团联发起,马叙伦、陶行知、王绍鏊、雷洁琼、徐伯昕等164位知名人士联合上书蒋介石、马歇尔和中共代表团及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反对内战,呼吁和平。6月16日,人团联召开理事会,推选马叙伦、雷洁琼、蒉延芳等9人与两位学生代表组成和平请愿团,于6月23日在上海北火车站举行反内战大会欢送赴京代表团,大会后举行反内战示威游行。雷洁琼是代表团成员中最年轻的也是唯一的女代表。

  23日晚上七点左右,代表们在下关车站刚下火车,就遭到伪装成难民的国民党特务的毒打。周恩来、邓颖超闻讯赶来慰问, 周恩来对雷洁琼说:“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六年前我们不是在江西吉安见过面么?”他神情沉痛又严肃地对受伤代表说:“你们的血是不会白流的!”第二天,邓颖超又来到医院探望雷洁琼,并亲自买了一套崭新的衣服送给她。周恩来则在国、共、美三方会议上向国民党当局提出严重抗议。中共代表团给马叙伦等8位上海人民团体代表写了慰问信,并请上海人民代表“以此意转达上海各界团体人士,并望再接再厉为实现和平民主而努力”。6月29日,马叙伦、雷洁琼、蒉延芳等请愿代表返回上海。雷洁琼后来回忆说,下关事件“擦亮了人们的眼睛,也使我更加坚定了跟共产党走、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到底的决心”。

  此后,雷洁琼收到燕大邀请,决定重返燕大。邓颖超闻讯,于7月18日晚6时去看望雷洁琼。不巧的是雷洁琼不在家。邓颖超只好在名片上留言:“洁琼先生,原约今晚8时走访,兹以另得友人之约于7时半,无法商改,故只好提前于6时前来访候,未得面晤,乃由我而引起,深为歉憾,特留数字,敬祈原谅。并留陈《群众》三册,以就正于先生,望勿吝教是盼。匆匆祝健康!严先生前请代表致意。七·十八”

  重返燕大后,她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更加积极投入学生运动中去,在国统区开展第二条战线的斗争。她经常与爱人秘密参加进步师生组织的座谈会,研究时局形势,并主动把了解到的有关国民党情况通过地下党关系送去延安,让党更了解国统区的情况。她还秘密协助中共燕大地下组织工作,收留和保护中共地下党员、进步学生及保管学生的进步书刊等。

  三、迎曙光协商建国,谋发展参政国是

  1948年上半年,在人民解放战争取得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下,中共中央发布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5月5日,民革、民盟、民进、农工党、救国会、民促等民主党派在香港联合致电中共中央毛泽东,高度拥护“五一口号”。这标志着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已经在政治上实现了从同情和倾向中国共产党到公开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转变。

  1948年冬,雷洁琼收到马叙伦的来信,请她与严景耀代表民进去华北解放区出席中共中央召开的民主党派会议。1949年1月,雷洁琼夫妇到西柏坡拜会了毛泽东和中共其他领导人。周恩来和雷洁琼握手时亲切地提到这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雷洁琼感慨地说:“两年前下关事件时,您就说过,我们的血是不会白流的。今天证明了您的预言是非常正确的。”毛泽东分析了国内形势,指出应将革命进行到底。他还说革命胜利后,就要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他提出希望雷洁琼等几位民主人士举荐贤才,为建立新中国献计出力。雷洁琼认为自己“得到一次毕生难忘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也“认清了民主党派的政治方向,更坚定了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继续参加爱国民主运动的决心。我始终铭记这番话,实践着这番话”。

  1949年3月24日,雷洁琼以国统区妇女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选举蔡畅为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主席,邓颖超、李德全、许广平为副主席,雷洁琼为常务委员会委员。4月3日,雷洁琼代表主席团致闭幕词,她动情地说:“在全国革命快要胜利的时候,我们应该有克服困难的精神,有为人民当勤务兵的精神,在中国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之下,追随为革命牺牲的先烈之后,努力完成大会所赋予我们的任务。”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隆重开幕。雷洁琼作为民进的8名正式代表之一参加了这次盛会。大会设立6个分组委员会,雷洁琼参加了宣言起草委员会。10月1日,雷洁琼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见证了开国大典的历史时刻。她在日记中写道:“新中国终于诞生了。这一天来之不易啊!我将永远铭记这一历史性时刻,自己作为一个爱国民主人士,回忆十多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关怀下,为祖国的民族解放,为争取和平民主尽了微薄力量,共产党和人民却念念不忘。”

  建国后,雷洁琼还曾担任北京市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职,参加了香港基本法和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工作,多次参加中共领导人召集的重大举措决定前征求意见的会议。长期的实践表明,雷洁琼先生不愧为中国共产党的朋友、战友和诤友。

 

     作者文霞系民进广东省委会参政党理论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