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林:陈一百 跟共产党走肝胆相照


来源: 作者: 编辑时间:2021-06-30

  

  

  陈一百(1909一1993)著名教育理论家和实践家,教授。早年获取美国康乃尔大学硕士学位。曾任中山大学师范学院院长、广东师范学院副院长、广州师范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常委、民进广东省委会主委等要职。

  一九三〇年的夏天,在一艘开往美国的轮船上,站着一位配戴着近视眼镜、高高瘦个子的青年。他一脸书生气,风华正茂,这就是陈一百。他在“五四”运动新思想影响下,怀着求学救国、报效人民的抱负,远渡重洋到美国康乃尔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深造。经过几年的勤奋学习,他完成了学业,取得了硕士学位。他没有贪图国外的舒适生活和高薪要职,于1934年8月毅然回到家乡广西。当时广西国民党当局以高官厚禄引诱他,欲招他为己用。但他不为所动,对彼时官场腐败现象十分痛恨,态度坚决地拒绝担任政府官员。

  从那时开始,他受到中国共产党的真理和革命思想熏陶及一些共产党人进步思想的启示,他决心跟共产党走,与共产党风雨同舟。他积极投身教育事业,并先后在上海光华大学、大夏大学等高等院校任教授和系主任等职。他决心以教育树人,为培育有知识、有理想、有抱负的爱国人才贡献自己的力量。

  一九四五年,陈一百应聘为广州中山大学师范学院院长。他锐意改革,整顿当时的教育制度。将一些思想进步、志同道合的知名教育家聘请到学院任职任教,充实领导层及教师队伍。其中包括著名教育家王越、罗浚、陈孝禅,心理学家阮镜清、郭一岑。由于组建了一支思想进步、实力雄厚的知名教育家精英队伍,学校各方面工作很快开创了新的局面。而当时正值进步学生反日、反腐败政府运动如火如荼,国民党反动派对进步学生、教职员等施以各种迫害、打击监禁。面对危难局面,陈一百不顾个人安危,密切配合当时的地下党员,联系进步学生、教师,利用自己院长的特殊身份,巧妙地运用各种方法营救被迫害监禁的学生和教师。其中在这些进步的学生领袖当中有一位便是后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林若。林若当时是中共地下党员,他组织抗日救亡运动,团结引导进步青年跟共产党走,积极参与爱国学生运动。1947年,因身份暴露转移到东江游击区工作。林若书记八十年代探访陈一百时,还主动谈起并高度赞扬陈老当时支持进步学生运动和营救被捕进步学生的感人爱国行为,称赞陈老是爱国知识分子的典范。

  一九四九年解放前夕,陈一百调到南宁师范学院当院长。当时进步学生纷纷与反动派势力作斗争,遭到反动军警镇压。他又一次不顾个人安危营救被捕的学生,并掩护学生与反动势力作斗争。他认为进步的学生是一股新生的革命力量,保护和掩护好这些进步学生,也是对共产党领导解放全中国革命运动的支持和贡献。他的行为充分体现了爱国知识分子应有的风骨气节。他旗帜鲜明,支持、掩护、营救进步学生,受到广大师生交口称赞。

  跟共产党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解放全中国,这是陈一百一直坚定的信念。为中国解放事业贡献自已的力量,他视为匹夫之责。当国民党反动派被共产党打败后,有不少有权有钱的知识分子都跟国民党逃往台湾,包括原广西大学校长、民国教育总长、司法总长马君武之子马保之。马保之原是陈一百在美国康乃尔大学时的同学,是当时国民党当局农业司司长,到台湾后任农业研究所所长。他往台湾前也曾劝说陈一百一起去台湾。但陈一百沒有被说服。他没有动摇,坚持留下来跟共产党走,与共产党肝胆相照,并和其他进步的爱国知识分子团结起来共同迎接新中国的诞生。

  新中国成立后,陈一百更感到,共产党领导下的统一战线工作更为广泛、更重要。各大民主党派支持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是建设美好新中国的坚强堡垒,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之间有着深厚的鱼水之情。他兢兢业业,广泛联络团结海内外爱国知识分子和知名人士,从政治经济、思想文化领域各方面支持共产党领导,为共同建设美好的新中国发挥重要作用。

  无论是开展统一战线民主党派工作还是开展教育行政领导工作,陈一百始终与共产党保持高度一致,坚决服从共产党领导。几任广东省委书记、省长先后多次接见和探访陈一百,并一起交流商讨工作。其中,广东省委书记林若、谢非,省长叶选平等亲自探访慰问陈老,关心陈老晚年的生活和工作情况。八十年代中期,时任广东省省长叶选平到陈老家探访时与陈老亲切交谈,他肯定并赞扬陈老在教育事业和统一战线方面所作出的贡献。在拉家常中,叶省长见到了陈老年幼的小孙女,他轻轻地摸她的小脸蛋,亲切地逗她玩,还说他的孙儿也和陈老的孙女一样大。省长的亲切关怀问候令陈老及家人十分暖心。

  陈一百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他几十年如一日,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好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在教育行政工作中与各级党委密切配合,支持党领导的工作。八十年代中,他任广州师范学院院长期间,党委认为他符合共产党员的标准,想吸收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经与省委统战部协调,认为他留在民主党派中工作影响会更大、更特別,在重要的历史使命和时代的重托中可发挥更好的作用。党组织与陈一百交谈后,他坚决服从党组织的安排。他常用鲁迅的名言勉励自己要有老黄牛精神“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牛奶”,甘当孺子牛。他认真敬业做好党和政府交给的每一项工作,有一分热就发一分光,老骥伏枥,勇往直前!

 

      作者陈大林是陈一百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