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云贝:多党合作凝心聚力两代人


来源: 作者: 编辑时间:2021-06-30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的大庆日子即将到来之际,我不由忆想起父亲和我两代人同在中国共产党党建三大法宝之一统一战线中的民主党派(民盟、民进)工作过。父亲胡伟夫在广东省政协副秘书长岗位上离休,我则在民进广东省委会退休。正是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这一法宝,在建国之初召唤海内外爱国的能人志士,激发他们的家国情怀,举家从世界各地回到祖国的怀抱,投身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伟大事业。父亲和我也历经苦难,从新加坡归国,为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尽绵薄之力。

  父亲归国前在新加坡华文报业颇有声誉,曾任《星洲日报》《南侨日报》总编辑。他放弃较优厚的薪酬,追随爱国侨领陈嘉庚先生办报,在华人社会支持中国共产党,为新中国鼓与呼。1951年他参加反英抗暴、抗日爱国的民主运动被英帝国主义者逮捕入狱,继后被驱逐出境。回归祖国后,先后在中国新闻社广东分社、民盟广东省委会、广东省政协任职。1953年在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和爱国华侨组织的协助下,我们一家和部分难侨及回国参加祖国建设的热血青年终于得以归国。忘不了在劈波斩浪的巨轮上,我们不顾巨浪的颠簸,满怀激情地学唱:《歌唱祖国》这首歌。当东方地平线终于露出朦胧的海岸,当五星红旗在蓝天白云下迎风飘扬,当“欢迎归国亲人”的巨幅横额在欢呼雀跃的人群中舒展……在我们踏入祖国国门的那一刻,那份喜悦和激动非笔墨所能形容!新中国,您敞开了怀抱,迎接着四方游子,吸纳着各方行业精英,汇聚成一支爱国爱乡立志报国生气勃勃建设新中国的生力军。

  父亲归国后,中共广东省委组织部、统战部都给了他许多关怀和荣誉。他出任中国新闻社广东分社副社长,在对外友好、统战、侨务系统都兼有要职。他常怀感激之情教诲我们说:“没有强大的祖国和英明的共产党,就没有我们一家的团聚,你们要好好学习,长大后要报效祖国和人民。”至今,每当《歌唱祖国》的歌声响起,我们一家都感念党和祖国的恩情,这份情是我和父亲两代人同为统一战线努力工作的源源动力。

  岁月如歌,在歌唱祖国、为了祖国、献身祖国的时代乐章中,毋庸讳言,父亲和我两代人都和新中国一起经历了丰富而曲折的成长历程。这当中“海外关系”“民主人士”“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身份标签使我们有过泪眼迷离的彷徨,更有过痛彻心灵的思索,更坚定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信念。各级统战干部对爱国人士的关切、真诚以及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都让我们坚定不移矢志无悔地跟党走!父亲多次申请入党,但因党的需要留在党外工作。直至他86岁病重入院,一度昏迷抢救,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张帼英亲到医院探视,握着父亲的手说:“你是广东现已少有的老报人,党还需要你的影响力发挥作用。”病榻上的父亲竟能欠身半坐频频点头,与张书记相握的手微微颤抖,在旁的医生护士都颇为惊讶。临别时,张书记关切地询问家属有何要求,我深为感动,提出能否在父亲有生之年,圆他一直想入党的心愿?不久广东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甘兆胜亲自到父亲病床前,郑重宣布,经报呈中央统战部批准,父亲已成为中国共产党光荣的一员了。父亲激动不已、眼泛泪光……令家人啧啧称奇的是:从那天起父亲病情日渐好转,不出半月便康复出院了。当他得知我的小女儿不久前也入了党,兴奋地握着她的手说“我是胡家最老的共产党员,你是胡家最年轻的共产党员”言毕还来个热情的拥抱。遂了心愿、焕发了活力的老父亲,一如既往地关心国家大事看书读报,还不时回省政协参加时政座谈,以92岁高龄安然辞世。

  我承父志,进入民进广东省委会机关工作,成为统一战线中的一员。在日常工作和接触中,我逐渐认识了民主党派中许多立身清正不恋宦情的有识人士。他们虽历尽坎坷,但仍然执着地追求着为祖国建设而奉献自己力量的理想。他们的言行轻轻地叩击着我自以为已历经世态炎凉的心扉。最触动我的是一次普普通通的退休支部组织生活。那是1983年党中央公布开始全面整党的当天清晨,正是越秀民进退休一支的支部生活。作为联系干部的我依时到会,会议室早坐满了白发耆老,每人面前都放着还散发着油墨味的《广州日报》。他们认真地阅读交谈,表达着帮助共产党整风的诚意。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曾是五十年代教育界的知名教师、教导主任、副校长,虽历经沧桑仍真诚地热爱着党和祖国的教育事业,为党内出现的不良风气而忧虑,为教育系统的现状和发展而焦心。坐在一旁的我,看着和听着他们发言,深为能到民进机关工作结识到这样的良师益友而庆幸,他们的学识和品格无形中影响着我,使我在日后开展工作、与人沟通时得以学习和借鉴。

  我是以高中学历护士职称考进机关的。未能有机会考进大学校门,是我心里极为抱憾的隐痛。当知悉省直属机关干部专修科第三期又开始招生时,我当即报名。在民进会员广州市广雅中学老师蔡茂荣、市八中学老师马若莲的直接勉励和帮助下,我以优秀的成绩考进了华南师范大学干部专修科。当我收到录取通知时,又犯了难:两个孩子尚小,离家全脱产两年去读书,叫我怎能放下心?又是老支部主任谢志群、沈海宁帮我把两孩转至同一学校就读,解我后顾之忧。记得范兴登主委对我说“你是民进送去读大学的”。此后,我尽心尽力,力求完美地完成工作任务。特别是我出任处级职务后,在因工作关系与中共省委统战部相应处室请示联络商议工作时,在出任广东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工作期间,都能真切地感受到中共广东省委统战部对党派工作的支持指引和帮助,对“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方针贯彻落实的真诚。

  在民进广东省委会机关工作期间,最令我欣慰的是:我终以我的拙笔,学以致用为民进中央领导人亲临广东,关心指导督促各级组织工作留下墨迹:2002年8月2—11日,我有幸受省委会领导的信任和委托,陪同97岁高龄的民进中央名誉主席雷洁琼返乡,深深被雷主席爱家乡、爱人民、爱民进的胸襟情怀所感动,执笔撰写了“耄耋归乡 情深意切”一文。这次陪同雷老的还有她的侄女婿,民进中央副主席蔡睿贤。他是广东人,又有在广州求学的经历,对广州怀有很深的感情。此行他对参政议政提案数据的严谨求证、对民进地方组织发展的关切,对雷老返乡日程安排的细致周密,都令我肃然起敬。蔡主席返京临别时,还和我相约道:“广东实验中学为我立了像,但我还没空去看,有机会你陪我去看看像不像,不用惊扰别人。”说完幽默俏皮地一笑。不料我等不到蔡主席的“有空”,却等来了他于2014年10月4日病故的噩耗。翻开蔡睿贤副主席夫妇于2005年11月共同签名送我的《雷洁琼画传》,赌物思人,悲痛难抑,执笔写下拙文《缅怀蔡睿贤院士》。

  “择一事,终一生”。父亲和我都有在统一战线党派机关工作的经历,更直接、更真切地体会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巨大的政治优势,是经得起国内外任何风险考验的。在这次全球抗疫的战斗中,我国已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胜利。这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全国人民民心的归一。这当中多党合作凝心聚力就起了很大的作用,各民主党派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风雨同舟,和衷共济。广大统一战线的成员尊重科学、冲锋在前、临危不惧、无私奉献,受到各级中共、党派组织的表彰,他们不愧为国家的英雄,人民的功臣。

  中国共产党百年辉煌,彪炳万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继续砥砺前行,开拓创新,为第二个百年扬帆起航。我敬重父亲当年的爱国义举,为我能归国报效祖国而骄傲自豪!

 

 

     作者胡云贝系民进广东省委会机关支部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