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扶贫,闪耀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智慧和光芒


来源:民进中山市委会 作者:张瑞京 编辑时间:2020-07-22

  

  摘要:中国的扶贫脱贫工作经历了漫长的探索、摸索过程。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习近平同志对扶贫脱贫工作一直高度关注,并做了一系列重要讲话。《习近平扶贫论述摘编》录入了2012年11月至2018年6月间习近平同志在不同场合的讲话242段。本文试图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视角来领会讲话精神,萃取讲话精髓,解读中国共产党的治国理政智慧。

 

  贫困,伴随人类社会而来。古今中外,各国都在摸索、探讨消除贫困之法,但贫困难题始终未能有效破解。时光跨入2020年,在世界的东方,一个奇迹正在发生: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了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为世界解决贫困问题做出了自己不朽的贡献。这算不上人类历史上的一记惊雷,但却是值得记载和书写的一件壮举。

  中国贫困人口的全部脱贫,得益于中国共产党人结合中国国情,创造性地找到了一条适合中国实际的扶贫脱贫道路。这条道路,闪耀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璀璨智慧和夺目光芒。

  一、坚持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实事求是

  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论观点,物质决定意识,它要求人们想问题、办事情必须从实际出发。新民主主义时期,在选择革命道路问题上,中国共产党人经过艰苦探索,付出了血的代价和巨大牺牲,最终确定了“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中国共产党人经过长期摸索,在走过了曲折、经历了坎坷后终于找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其中,在扶贫脱贫问题上,创造了适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式道路”。实践证明,这一道路是可行的、有效的。

  河北省阜平县,集革命老区、山区、贫困地区“三区合一”。经过党和政府的多年努力,2020年2月29日,阜平县退出贫困县序列,正式脱贫“摘帽”。阜平之所以脱贫,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结合自身实际,找到了一条适合当地情况的脱贫之路。早在2012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到阜平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就为该县把脉定向:“阜平有三百多万亩山场,森林覆盖率、植被覆盖率比较高,适合发展林果业、种植业、畜牧业;有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和天生桥瀑布群这样的景区,离北京、天津这样的大城市都不算远,又北靠五台山、南临西柏坡,发展旅游业大有潜力。要做到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宜开发生态旅游则搞生态旅游,真正把自身比较优势发挥好,使贫困地区发展扎实建立在自身有利条件的基础之上。”

  扶贫如何开展,脱贫从何处发力,是贫困地区干部和群众必须思考和审慎抉择的问题。党和国家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战略,而要做到精准,关键是要把扶贫对象摸清搞准。贵州省威宁县迤那镇在实践中总结出了“四看法”,即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动力强不强、四看家中有没有读书郎。这一做法,切实做到了尊重客观事实,所以实际效果很好,得到了习近平同志的充分肯定,并在部分省区市扶贫攻坚座谈会上加以表彰和推广。

  在扶贫实现什么样的目标、脱贫达到什么样的标准这一问题上,习近平同志在2017年12月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说:“脱贫攻坚要坚持实事求是,不能层层加码,提不切实际的目标。”他对贫困人口的“两不愁三保障”、义务教育有保障、基本医疗有保障、住房安全有保障、不因病因学致贫返贫等方面做了详细、务实的解读,既消除了部分干部心中的浮躁情绪,也消除了另一部分干部心中的畏难情绪,对扶贫工作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二、扶贫既要扶志,也要扶智,充分发挥贫困群众能动作用

  中国的扶贫工作,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探索、摸索过程,经历了计划经济时期和市场经济两大时期。市场经济之初,仍以送钱、送物为主,短期内起到了纾困作用,但无法实现贫困家庭的彻底脱贫。随着工作深入,党和国家逐步认识到,单纯依靠“输血”而不提高“造血”功能是行不通的,于是,“扶贫先扶志”被提了出来。2013年11月初总书记在湖南考察时强调:“脱贫致富贵在立志,只要有志气、有信心,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以精神扶贫为抓手快速推进精准扶贫,把扶贫与扶志有机结合起来,坚定脱贫攻坚信心,激发脱贫内生动力,汇聚磅礴发展活力,脱贫攻坚战定能打赢。”为了鼓舞士气,我国还于2014年起,将每年十月十七日设立为“扶贫日”,努力在全社会营造奋发奋斗的良好社会氛围。

  2015年11月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同志又说到:“俗话说,救穷不救懒。穷固然可怕,但靠穷吃穷更可怕。没有脱贫志向,再多扶贫资金也只能管一时、不能管长久。”“只要有信心,黄土变成金。人穷志不能短,扶贫必先扶志。”2017年1月24日,习近平同志到河北省张家口市考察脱贫攻坚工作,指出:“要把扶贫同扶志结合起来,着力激发贫困群众发展生产、脱贫致富的主动性,着力培育贫困群众自力更生的意识和观念,引导广大群众依靠勤劳双手和顽强意志实现脱贫致富。”这一系列讲话,激发了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内生动力。

  扶志能够唤醒贫困地区干部和群众沉睡的意志,但是,空有干劲缺乏能力,徒有激情欠缺技术,脱贫依然举步维艰,脱贫必须扶智、治愚。阜平考察期间,习近平同志就对“治愚”作过阐述:“治贫先治愚。要把下一代的教育工作做好,特别是要注重山区贫困地区下一代的成长。……古人有‘家贫子读书’的传统。把贫困地区孩子培养出来,这才是根本的扶贫之策。”

  2015年9月9日,习近平同志在《给“国培计划(二〇一四)”北师大贵州研修班参训教师的回信》中写到:“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在同年11月27日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总书记再谈扶智问题:“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如果能接受职业教育,掌握一技之长,能就业,这一户脱贫就有希望了。”

  在2016年7月20日(银川)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和2017年6月23日(太原)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总书记围绕扶贫同扶智、扶志相结合的问题都做了重要指示。

  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认为,物质的决定作用固然重要,但是精神的力量、意识的能动作用也不可低估。在客观外部环境已定的条件下,不同的精神状态带来的结果差距明显。习总书记一系列扶贫先扶志、治贫必治愚的论述,正是重视意识能动作用在实际工作中的具体运用和体现。

  三、尊重客观规律与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统一

  辩证唯物论认为,要做好各方面工作,必须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同时,又必须切实尊重客观规律。唯有在尊重客观规律性基础上发挥主观能动性才能把事情办成功。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留下了“揠苗助长”的寓言故事,那个自作聪明的宋国人违背客观规律主观蛮干,给后人留下了笑柄。在中国的扶贫工作中,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以“揠苗助长”的寓言故事为警示,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既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又不搞主观蛮干,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基础上扎实推进。

  针对部分地区基层干部疏于进村入户搞调研而忙于制作各类表格要贫困群众填报的工作方式,总书记在太原座谈会上做了点评,指出:“精准识贫、精准扶贫要坚持,但要讲究科学、讲究方法、讲究效率。”此番讲话,意在告诫某些同志,做工作不能仅凭热情瞎忙活,而要讲科学,尊重规律。否则,违背规律做事情,只能是和那个拔苗助长的宋国人一样,不仅劳而无功,反而会起负作用。

  四、坚持联系的观点,处理好整体与部分的关系

  唯物辩证法认为,事物之间是有联系的,事物内部各要素、各个组成部分之间也是有联系的。在整体与部分的关系中,整体处于主导地位,支配和影响着部分。按照这一思路,我们要想把事情办好,必须具备大局意识,妥善处理整体与部分、部分与部分之间的关系。

  2015年10月16日,习近平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发表《携手消除贫困 促进共同发展》主旨演讲,肯定了中国在减贫方面取得的成绩和对全球减贫事业的贡献。对于这一成就的取得,习主席如是说:“我们坚持政府主导,把扶贫开发纳入国家总体发展战略,开展大规模专项扶贫行动,……我们坚持动员全社会参与,发挥中国制度优势,构建了政府、社会、市场协同推进的大扶贫格局,形成了跨地区、跨部门、跨单位、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多元主体的社会扶贫体系。”正是由于我国坚持了统筹全局的整体观,做到“全国一盘棋”,党政军民齐参与,东西南北同发力,才推动了扶贫脱贫工作顺利开展,也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五、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因时而变

  中国的扶贫起步于新中国建立。建国之初,国力贫弱国民贫困,我国在农村建立了以人民公社为依托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包括农村“五保户”供养制度、特困户救济和救灾制度,以及首次创立的合作医疗制度,建立起了低水平的救济制度。这一时期国家主要通过农村经济制度创新和小规模的救济方式来缓解农村贫困,在取得一定成效的同时导致城乡资源分配严重失调,使本来先天不足的农村长期处于贫困。改革开放后扶贫工作步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先后经历了局部专项扶贫——开发式扶贫——两轮驱动——精准扶贫等不同阶段,在扶贫目标、对象、方式上不断做出调整:扶贫主体更加多元;扶贫对象从贫困地区向贫困人群转变;扶贫方式从粗放型向精准扶贫进化;由开发式扶贫向两轮驱动协同减贫转变……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处于永不停息的运动、变化、发展之中,我们必须用动态的眼光看待和处理事物。习近平同志熟谙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和方法论,他谆谆教诲各级干部和广大群众,在处理问题时,不能僵化、停滞、墨守成规。他在2015年11月底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谈及贫困户的管理问题时就提到:“要实行逐户销号,做到脱贫到人。对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要实行动态管理,脱贫了逐户销号,返贫了重新录入,做到政策到户、脱贫到人、有进有出,保证各级减贫任务和建档立卡数据对得上、扶贫政策及时调整、扶贫力量进一步聚焦。”这样,中国的扶贫脱贫既做到了宏观政策因时而变,也做到了微观管理上适时调整,把发展观点落实到了方方面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