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释放了中国人民的创造力——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抒怀


来源:民进广州市委会 作者:张超 编辑时间:2018-11-01

    

  

  今年适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的人生,是经历了“文革”和“改革开放”四十年全过程的,是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对“改革开放”前后的对比,对四十年来所发生的变化,耳闻目睹,是有切身体会和一定发言权的。

  2002年,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我以“高层次人才”引入广州市,全家迁来广州。我不仅是恢复高考的受益者,更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庆幸自己生逢其时,感激改革开放——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现在改革开放整整四十年,人们的物质生活、精神面貌、神州大地,方方面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我从内心深处拥护改革开放,赞成改革开放,感激改革开放。反感保守封闭,厌恶闭关锁国,反对极左一套。

  据说建立深圳特区时,很多人包括中央一级的领导都很不理解。有一中央领导问深圳百姓:“你是赞成社会主义,还是赞成资本主义?”当地百姓回答:“那要看你们中央怎样评价深圳,如果你们说深圳搞的是社会主义,我就赞成社会主义。如果你们说深圳搞的是资本主义,我就赞成资本主义。”当地百姓的坦诚回答,道出了人民厌倦了“虚名”之争,渴望“务实”过好日子的心声。

  如果我是那位被中央领导问及的小百姓,我会这样回答:“我不懂什么‘主义’,怎样能让老百姓过好日子,怎样能强国富民,我就赞成什么。”——也就是邓小平说的:“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

  习总书记常教导我们:“不忘初心。”我深以为然。我们推翻旧中国,建立新中国,建立社会主义的“初心”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个空洞的名词?一个抽象的概念吗?是为“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吗?我想不是。我们是让人民过美好生活,国富民强,摆脱近现代以来国弱民穷、任人宰割的命运,建立富强、民主、文明的新中国——这是我们的“初心”,这是我们的“目的”。当初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时,也是这样启蒙教育人民的:跟着共产党走,推翻旧社会,能过上好日子。

  如果我们一味纠缠所谓“名”,而不追求“初心”的“实”,就会像四人帮一样喊出:“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宁愿要社会主义的低速度,不要资本主义的高速度”、 “宁愿要社会主义的贫穷,不要资本主义的富裕”等等愚不可及的、荒谬绝伦的口号。好像无论多么坏的事物,只要冠以“社会主义”就变成了好东西。无论多么好的事物,只要冠以“资本主义”,就变成坏东西了——还有比这更荒唐可笑的逻辑吗?

  我们只要扪心自问,或相互真诚地问一句:“我们搞社会主义的目的和初心是什么呢?”是追求所谓的“主义”呢,还是文明昌盛、富足幸福,社会进步呢?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能实现我们的“目的”和“初心”——为人民谋幸福——道路途径都是手段。“目的”不能改变,但手段可以变通。

  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总量在世界排名,由1978年改革前的第10位,2千多亿美元,上升为名列世界2位的12万亿美元。经济、科技、军事等各方面,突飞猛进,人民的生活也富裕了很多。——国家还是那个国家,人民还是那个人民,改革开放后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是什么释放了中国人民的生产力、创造力?焕发了生机和活力,创造出如此巨大的财富和进步?

  如果我们还讲点实事求是,真诚地认识并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思想的解放和体制的变革——这是改革开放的本质所在。

  改革开放,政府其实并没有直接给人民多少钱、多少物,只是把原本属于人民的一些东西还给了或部分还给了人民,譬如“自由谋生权”,“自由迁徙权”,相对“言论思想权”等。仅此而已,人民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尽所长,各显其能,发挥最大潜能,谋生创业,焕发出如此巨大的生产力、创造力和活力。

  在改革开放前,人民没有“自由谋生权”,几千万知识青年只能按国家规划好的道路,上山下乡,修理地球,创造的财富很有限。八亿人民没有“自由谋生权”,只能照章办事,按部就班,亦步亦趋,艰难度日。稍有越雷池一步,就是“资本主义尾巴”,就要被血淋淋地、生生地“割掉”。造成人力、生产力的巨大浪费,严重抑制了人民的创造力。

  在改革开放前,人民没有“自由迁徙权”,各种措施,画地为牢,把人民限制在当地,无论多么困苦,多么无奈,都要死守着,干靠着,硬磨着。不像现在,农民工可以自由去城市和外地打工挣钱,解放了大量生产力。

  在改革开放前,人民更没有“言论思想自由权”。“反右”、“文革”等一系列运动,导致万马齐喑,噤若寒蝉,思想禁锢,文化凋敝。人们谈“言”色变,心有余悸。文化科技事业严重受挫枯萎。“言论思想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开端。人生而为人,就要说话,就要思想,就要交流。“言论”和“思想”是一体两面。只有交流和思想自由,才能创造自由。创造力依赖于自由——思想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自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当心灵不自由的时候,行动不可能自由;当言论不自由的时候,思想不可能自由。只有自由,才有创造。人民有多大的自由空间,就有多大的创造空间——这被中外无数正反两方面的事实所证明。

  譬如治疗疟疾的灵药青蒿素。早在一千年前,东晋的葛洪就在《肘后备急方》中记载了“绞取青蒿汁”治疗疟疾的药方。但与中国的众多科技发明一样被束之高阁,长期被忽视。在诞生了青蒿方的中国,却无人知道如何有效治疗疟疾。康熙皇帝因疟疾险些丧命,最终靠西方传教士带来的金鸡纳霜才救了康熙一命。但专制思想和制度,使康熙将金鸡纳霜视为皇家专用圣药,深藏宫中,秘而不宣。

  当时西方传教士带来的不仅是金鸡纳霜,还有各种科学知识和工程发明,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历法、医学、枪炮、蒸汽机无所不包,却皆如石投死水,激起些许涟漪后又重归沉寂。这不由让人想起著名的李约瑟难题:“为什么近现代科技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

  科学成果造福于人类,一是研究,二是推广。西方在文艺复兴后,思想的自由和独立得到充分尊重,诸国林立的欧洲也使得异见者可以容身,大学成为思想家和科学家的摇篮。而随着民主运动对言论自由的保护,学者们可不受压制的发表意见,引发了科学的狂飙突进。自亚当·斯密《国富论》出版以来,自由市场的观念深入人心,市场可以发现需求,激励企业家根据需求来创新和生产。

  假如这种自由制度和思想发生在中国,葛洪的“青蒿药方”和传教士的“金鸡纳霜”,绝不会淹没在药书里和秘藏深宫中,而是会被医生、学者们自由讨论研究,进一步验证推广,造福人民。

  在自由竞争制度中,饱受疟疾之苦、哀哀求命的人们,也绝不会让“青蒿药方”和“金鸡纳霜”束之高阁。巨大的需求和商机,会使企业家、商人们纷至沓来,千方百计,争相购买专利,迅速将新药推向市场。如此一来,病人们有救了;企业家、商人们挣钱了;葛洪们(医生、科研人员)有劲了,巨大的成就和收益,会激励他们继续发奋研究新产品,不断创造新成果;最后,人类有福了,享受文明成果,减少病痛,延年益寿——而这一切良性运转,都需要新的观念和自由开放的制度来保证。

  伟大的人物、伟大的发现、伟大的发明,最终都离不开伟大的体制和思想。所以,保障、激励自由的伟大体制和思想,才是推动社会前进的最伟大、最根本、最深厚的原动力。

  “金字塔的建造者绝不会是奴隶,而只能是一批欢快的自由人。”早在1560年,瑞士钟表匠布克在游览金字塔时,就作出了这一石破天惊的推断。揭示了自由与创造力之间的密切联系。后来考古发现,证实了钟表匠布克的推断:金字塔是由当地自由的农民和手工业者建造的,而不像希罗多德在《历史》中所记载的那样,是由30万奴隶所建造。

  奴隶们造不出隙不间刃的金字塔,奴隶们造不出天衣无缝的优质产品,奴隶们研究不出复杂精密的火箭和宇宙飞船,更发现不了“万有引力定律”和“相对论”。因为奴隶没有身体和思想的自由(后者更重要),没有内驱力和原动力,只有机械、敷衍和抗拒,也就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更创造不出奇迹。只有自由才能产生创造力和奇迹,任何东西都比不上自由本身所迸发的巨大原动力。美国圣约翰大学始终执着地秉承一个信念:真理与自由密不可分。

  改革开放四十年,成就虽然巨大,但差距依然明显。仅以2017年经济指标而论,美国GDP总量是19万亿美元,依然名列第一。这是美国3亿人口创造的财富,美国人口仅是中国的零头。中国GDP总量是12万亿美元,可这是中国13亿人口创造的财富。虽然名列世界第二,尚比美国少7万亿美元。如果以人均GDP计算,在185个国家和地区中,卢森堡以11万美元排世界第一,美国以6万美元排第5,中国以9千美元仅排世界72名——而人均GDP才能真正反映一个国家的进步发达程度。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可这一成就是建立在西方世界过去300年发明创造所积累的技术基础上,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每一项重要技术和产品,都是别人发明的,不是我们自己发明的。我们只是套利者,不是创新者,我们只是在别人建造的大厦上又搭建了一个小阁楼,我们还没有骄傲自大的本钱。我们还要继续改革开放,继续完善制度,开放思想,继续释放并催生国人的创造力。

  有人说:“制度是第一生产力;思想是第二生产力;科技只是第三生产力。”“制度”是创新之母,“思想”是创新之源,“科技”是创新之果。没有优越的制度的保证,人才、思想、科技、文化等,都产生不出来。国家之间的竞争,说到底,就是制度的竞争——看谁的制度能更大效能地释放和催生人民的创造力,能更有利于经济可持续性增长和发展。“思想”的重要性怎样评价都不过分,试想,如果没有当年“实践是检验标真理的唯一标准”“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等思想的产生确立,怎会有后来改革开放的大好局面和四十年辉煌成就。有制度的保障,有了思想,才能不断创新进步。没有适应创新的制度体系,再好的创意也干不成。专制落后的制度,会遏制思想,阻止创新进步。世界上所有的发明创造,都必须在自由的空气和精神孕育下产生。没有优越的制度和自由的思想,整个社会的活力就得不到最大效能地激发,必然造成资源与人才的巨大浪费。

  可以说,优越完善的体制,自由包容的思想,比任何伟大人物,更是推动社会前进的根本动力和宝贵资源。“制度和思想”先进与否,是一切进步或落后之源,是能否最大限度地释放和催生人民创造力的根本。改革开放40年,在体制和思想上仅是部分还人民自由,只是部分地释放了中国人民原有的创造更力和潜能,就已经创造出了如此惊人的财富和业绩,焕发出如此的生机和活力。要是我们的体制和思想继续开放改革,继续全部地释放中国人民伟大的创造力,那将创造出多么令世界震惊的奇迹!可以说,只要具备先进优越的制度,自由包容的思想,给人民适合的环境,中国人民什么样的人间奇迹和伟业都可以创造出来!——我们任重而道远!

 

  作者: 张超 (民进广东省委参政党理论研究会成员、民进会员)

  单位:广州市知用中学

  职务:广州市越秀政协委员、学文委副主任; 广州知用中学学术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