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俊杰:故人西去尚留履 情怀尤记永传薪


来源:民进广州市委会 作者:孙俊杰 编辑时间:2020-05-27

  ——沉痛缅怀番禺民进邱新发老主委

 

  2020年5月20日,番禺民进老主委邱新发在这个充满爱的日子里,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享年75岁。他的离去,让我们番禺民进痛失一位心爱的家人,心中满是离别的忧伤。

  我在21日上午收到他去世消息后,想起以前与邱老相处时他的音容笑貌,想起他对我的爱护和培养,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后来终于忍不住,流个不停、浸湿衣衫,心情沉重。今天写这篇文章就是希望回忆一些与邱老相处的点滴,然后把稿子尘封起来,作为纪念。

  我2007年加入番禺民进,之后不久,便在党派的例行活动中经常见到邱老和夫人王芳老师。因为投缘,我还经常去邱老在番禺市桥的家做客、聊家常,邱老晚年研修著名书法家启功的书法、修身养性,日子过得充实。后来邱老搬到了深圳居住,较少参加党派活动,见面次数就少了很多。印象中最后一次探望邱老是2015年,那时他已经患有了帕金森症,但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当时我们还在深圳一起户外活动,相处了半天,离别时他还展示了临摹的启功的书法,从番禺到深圳,我看他经常写的四个字是“宁静致远”。

  邱老大我35岁,近半个世纪,但我和他交流时不觉得有代沟。他具有民主党派领导者特有的那种亲和力、和蔼可亲和超凡脱俗,他讲话时永远是面带笑容,音量适中,从不啰嗦,讲到重要的事情,会升高音量三度以示提醒。他很懂的拿捏分寸,作为老主委,默默的支持和配合现任主委的工作,不越位、不添乱。他经常说人在其位谋其政,不在位置上,不要讲太多。党派的每月例会,我记得他总是准时出席,从不迟到,每次都是和王芳老师,笑嘻嘻走进会议室,问候大家,不摆架子,不倚老卖老,不信口开河。

  在我和邱老的单独相处中,我会求教他关于怎样做一个优秀的民主党派人士,怎样做好参政议政工作。番禺民进共向番禺区政协推荐和输送了四位常委,第一位便是邱老先生,第二位是现任番禺民进主委孙在进先生,现任是我和温学红会员。邱老很器重我,对我寄予期望,他会点评几个活跃会员,告诉我借鉴他们哪些长处,规避他们哪些不足。他教导我一些具体的在政协中代表民进发言时的技巧,比如他说,发言时不要抢发言,避免做第一个,但也不要做最后一个,要争取在居中排序发言。会议发言的中间时段发言,可以吸收一些其他人的亮点,同时有避免最后发言,因为那样别人已经没耐心听了。

  邱老还经常和我分享番禺民进的历史,当年如何在区委书记关心下,把这个党派基层组织从无到有,从有到大,从大到强。每次讲到这些,他都会有点兴奋,有点满足,有点喜悦,毕竟我们番禺民进是在中共番禺区委的关心指导下,在广大的创始会员的支持下,以邱老为主一手创办起来的。

  5月21日,是守灵日,我作为民进的第一个到达深圳殡仪馆的会员,见到王芳老师,送去了我的慰问,我到达时邱老遗体的化妆工作还没完成,过了一阵子,化妆完成了,我陪着王芳老师走到灵柩面前,看到邱老的遗容,他脱去了眼镜,面容清秀,表情自然,他已驾鹤西去,作为后来者,我们会继续把番禺民进的事业做好,为番禺区的各项事业建言献策,贡献力量。

  番禺民进一路健康发展,邱老见证了从支部到总支到基层委的壮大过程。请邱老安息,番禺民进一定会依您所愿,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屹立在美丽的番山之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