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羽鸣:习惯逆行 坚守新闻理想


来源:民进广东省委宣教处 作者: 编辑时间:2020-05-28

  编者按:深圳民进会员、凤凰卫视记者罗羽鸣深入疫情最前线,第一时间去到疫情重灾区——武汉进行现场报道,整整坚守70天,直到武汉解封之后才返粤。2020年1月31日,深圳民进会员、凤凰卫视深圳新闻部主任罗羽鸣带队赴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采访施工进度。此前在1月22日,罗羽鸣在广州曾就新型冠状病毒专访钟南山。疫情爆发后,罗羽鸣一直活跃在疫情报道最前线,她出现在武汉街头、住宅小区、便利店、高铁站及高铁车厢内;她采访了一直在与疫情战斗的人们,有专家、有医生、有工人、有乘务员、有市民等等。她说:“这个时候大家都要出一分力,我们作为记者能做的就是冲在一线,为大家带来客观又正能量的报道。”

 

罗羽鸣:习惯逆行 坚守新闻理想

  在武汉的70天采访,是我职业生涯中从未遇到过,未来相信也很难遇到的一段经历。虽然在过去十年,我去过无数次大型突发事件,从2008年的汶川地震,到2010年的玉树地震、舟曲特大泥石流、江西洪灾,再到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核灾难、2014年的鲁甸地震、景谷地震、2015年的福建漳州PX化工厂爆炸、2016年的深圳光明塌方、湖北监利东方之星400人游轮沉没事件……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自然灾害和安全事故。不同点在于,危险的未知程度,这一次是最高的。

  人人都说,记者,是每次大事发生时,大家都在往外跑的时候,反方向往里冲的群体。所以,对于“逆行者”这个词,我并不陌生。因为逆行,本来就是我选择的这个职业所附带的属性,或者说,就是天职。每当别人问我为什么有勇气去武汉,我就会想起一段发生在武汉新冠定点医院的对话,广东医疗队的两位经历过Sars和新冠两场战役的医生对我说:“新冠疫情影响面太大,我们来,的确有那么一点点英雄主义,但不多,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做这个工作的,对我们而言,其实这就是换了一身衣服,换了一个地方,还是做着本职工作而已。” 而我,也更愿意用这样的心态去看待自己70天的一线采访经历。

  我1月30日从深圳出发抵达武汉,带着一小箱自己筹集的防护物资,供团队两人使用,当时我们只知道进去了就出不来,不知道要持续多长时间,带的物资在最恶劣的情况下至少足够10天使用,相信着后续情况会有所好转,决定见步行步。从出发那一刻起,我就开启了热血模式,火车站、列车上、抵达后在空无一人的街上、唯一开着的加油站里,都有我可以报道的新闻。那一天,我想起刚入行时,去汶川报道地震,临行前老记者对我说过的话:在这样的新闻现场,满地都是新闻。而去武汉,除了要去尽力报道“满地”的新闻,还有一个无形的责任在我心中,那就是我希望,尽自己力所能及,去记录这段历史;尽自己所有力量,去帮助在彷徨、恐惧中的人们,哪怕只能帮到一小点。所以,抵达武汉的那一刻,这些想法已经盖过了恐惧,我发了一个朋友圈,说“武汉,我们一起加油”,因为我已经义无反顾地来了,所以从那一刻起,我和武汉同生死共命运,而且我要带去信心和希望。

  图左上为罗羽鸣戴着工程帽在雷神山医院工地采访。图右上为中午罗羽鸣在工地上吃饭,当时是2月初疫情最危险时期,摘下口罩吃饭心里忐忑,但不吃没力气干活,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图左下为在武汉地标武汉关钟楼,罗羽鸣与搭档在拍摄封城后武汉空无一人的街道。图右下角为罗羽鸣穿着隔离衣,到社区采访落实四类人“应收尽收”。

  在武汉的70天采访中,我吃遍了各个单位的盒饭:医院、警队、高速公路卡口、社区、医疗队驻地、机场、火车站……因为我们人手非常少,整个团队只有两名记者,三位摄像师,我带着一位摄像师是一个团队,其他三人是另一个团队,单单我这两人的团队就完成了262多则新闻报道和直播连线,其中包括40集左右的《倾听·武汉》记者手记专栏节目。也就是说,平均每一天,我们要做3-4个节目,70天无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做好充足的防疫措施,生活上要花费比日常采访多几倍的准备时间,我的摄像师在两个月内,连续两次感冒发烧,虽然最后证实没有感染新冠肺炎,但也让团队心理压力倍增,他感冒期间需要隔离和休息,但新闻不能停,我也自己扛起机器身兼数职外出继续拍摄、直播。

  图为摘下口罩休息的罗羽鸣

  所幸,面对重重困难,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并且尽我们的专业职责,完成了多领域多角度的报道。从人等床,到床等人,从火神山到雷神山、从方舱医院到定点医院、从私家车禁止上路,到社区24小时最严封控,再到超市不接待个人客户只允许团购,从4.5万医疗队浩浩荡荡逆行而来,到他们完成任务逐步撤离,我们也看着武汉寂静的夜晚中唯一灯光秀,从“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到“白衣执甲,逆行出征,凯旋而归”,再到“感谢每一位坚守的你”。直到4月8日,武汉解封,我们从公路到铁路到机场,不眠不休地记录了历史性的时刻。

  图左上为罗羽鸣在武大人民医院的ICU采访一线医生讲述救援经验。右上为在社区采访时正好几位一线工作者都是女性:女记者、女社区书记、女派出所副所长、女社区民警,于是大家合了影。左下为采访疫情期间还坚守岗位的环卫工人。右下为采访工作中的一位社区党支部书记。

  通过大量的新闻和直播连线,我们报道了每一个阶段武汉抗击疫情的政策、措施;关注到多个一线工作群体,从医护人员到警察,再到社区工作者、志愿者,以及清洁工、建筑工人;关注普通民众在不同疫情阶段的生活现状;关注一线医护人员不同层面不同阶段的医疗救治经验分享、防疫经验分享;同时通过每一天的专栏节目,讲述记者在一线采访所见所闻的感人故事,在全球疫情爆发阶段,还利用专栏十多期的节目时间,将武汉经验、中国经验通过记者观察总结,分享给世界。

  图为罗羽鸣采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后与李院士及医疗队员合影

  70天内,我采访了数十位武汉社会各界人士,从政府、专家到民间,均有涵盖。返回深圳隔离期间,又通过视频采访中国驻埃及大使、中国援助塞尔维亚医疗专家组、中国赴绥芬河医疗专家等嘉宾,报道全球疫情和中国经验的贡献。其中,还有颇具创新性的三方线上采访:将武汉一线记者、援汉广东医疗队专家和援助塞尔维亚专家组三方连线交流的内容放入新闻报道中,向国内和国际社会展示我国的一线抗疫人员多维度地努力推动全球携手抗击疫情的行动和精神。

  在武汉采访期间,我也得到来自民进的大力支持和鼓励。出发之前,我就与民进深圳市委会陈倩雯主委通电话表达了出征的决心,得到她的鼓励和认可,在武汉一线采访期间,民进深圳市委会的领导多次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对我表达慰问,给予我信心。在疫情最吃紧时期,我在前方工作精神压力巨大,民进深圳青联会的会员朋友们,专门录影并制作音乐视频,传递了深厚的情谊,给予我强大的鼓舞。疫情期间,民进的会员们也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做出杰出贡献,我也为身为民进的一员,与这么多有志之士共同经历这场抗击疫情阻击战,感到骄傲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