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宝军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来源:民进广东省委宣教处 作者: 编辑时间:2016-05-06

  

 

  2016年4月29日,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全国五一劳动奖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华全国总工会表彰了一批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全国工人先锋号的先进集体和个人。民进共有7位会员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民进中山大学支部主委李宝军教授获此殊荣。

 

 

  人物档案

  李宝军,男,汉族,1964年9月出生,广东省政协委员、民进广东省委委员、民进中山大学支部主委,中山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教育部创新团队带头人,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者,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广东省光学学会理事长,中国光学学会光电技术专业委员会常委、纤维光学与集成光学专业委员会常委。2015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016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李宝军教授:在纳米世界寻找奇迹

  在中山大学浓密的绿荫中,一栋安静的科研楼里,我们与李宝军教授面对面。这位在专业界知名的科学家,是十分平和的人。

  千万里,他追寻着

  从西北的甘肃到南方的广州,他走过了一条特别漫长的求学和深造之路,学习和工作过的国内外院所就有9所,包括了英国牛津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等。他经历丰富,研究目标始终集中在微纳光子器件与光操控。

  来中山大学之前,他在新加坡材料与工程研究院当研究员。他听说中大将重点发展这些学科时,从未来过这里的他毅然应聘而来。从此,开始了专业研究的新历程。

  年复一年地呆在实验室,伴随他的是平静与充实。李宝军十分享受这种状态。他说:“搞科研,必须耐得住寂寞。我从小学习不是靠聪明,而是勤奋和踏实。我喜欢在节假日、周末,静静地在实验室做研究。来中山大学工作14年来,我没有一个春节回甘肃老家,因为春节的假期是一年中最安宁的,没有公务及其它社会工作,电话也几乎没有了,乘机可以做好多事。”

  李宝军的研究对象特别小,往往在微米尺度和纳米尺度,要借助显微镜的观察来做实验,而其研究成果非常大,主持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研究计划项目、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项目、广东省科技计划重大专项等重要科研项目。

  他在国际学术刊物发表 SCI 论文150多篇,主编出版英文学术专著2部(分别由美国 Nova 出版社和英国剑桥 Woodhead 出版社出版发行),合著1部。获授权美国发明专利、中国发明专利以及实用新型专利10多项。研究成果数次作为国际著名学术杂志的亮点论文、封面或内封面等论文发表,还得到英国物理学会《纳米技术》期刊的跟踪和报道。

  他的研究属于基础研究,但讲起来相当有趣。他告诉我们,2012年的一个发现是用研制出的锥形光纤探针,将波长为980纳米的光通入锥形光纤探针,针尖端出射的光照射到悬浮在液体中的微纳颗粒上,对微纳颗粒的灵活、精准、无损伤光操控,实现了对各种结构图案和阵列的构筑。这种光可以将微纳颗粒先捕获,然后移动到任何指定的位置。他们利用这种方法不仅对细菌和真菌等细胞进行了排列,还对人体白血病细胞等极为复杂的细胞进行了排列,并且还用活体细胞制成生物纳米光波导。这种用细胞组成的纳米光波导不但具有很好的生物相容性,而且可作为生物样品直接植入生物组织内部进行医学诊断而不需再拿出来,同时又可作为纳米光子器件研究生物细胞间的相互作用、信息传递、以及对周围环境变化的感知等。

  该研究结果在生物医学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价值和意义,有望用于生物组织病变、体内活体细胞变异等的早期诊断研究。比如,在不接触生物表面的情况下,操控其毛细血管的红白细胞。在实验鼠的身上,用这种方法可以制造出血栓,反过来也可以打通血栓,而整个过程不需要接触和损伤表皮。

  他说:“老年人某些神经衰变,功能退化。我们的研究成果,也许有利于将来可以来激活某些死亡的神经。如同冬天的草枯黄了,但有了温暖的阳光和充足的雨水,又会长出新芽。”

  他们取得的科研成果,不仅获得广东省科技成果一等奖,还令一些企业和生物科技界研究人员颇为感兴趣。有的老板甚至提出,愿意出几千万元的经费,支持用于成果转化研究。

  可李教授有毫不动摇的想法,如果一有一点进展就转到应用研究上,那基础研究就无法持续和深入。而自己更适合专注地从事基础研究,这也是为了将来应用研究有更深厚的底子。之前,美国硅谷等的科技公司也曾经去找他,商榷一起做开发研究,都被他一一回绝。

  科研需要奇思妙想

  李教授的成就来自于执着和刻苦。我们在这里看到,实验室主要的设备是各种显微镜而已。李教授说:“我们的实验设备并不需要太复杂和昂贵。我认为,科研最需要奇思妙想-----创新的思想和方法,科研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在实验室的走廊上,李教授指着一组组介绍图片,给我们通俗地解释着这些科学成果:“光是以直线传播的。我们利用纳米线导光,可以令其任意转弯。”

  他对这些肉眼看不到的现象,充满了兴致:“这是最细的纳米级光纤实验,肉眼看不到,都是在显微镜下进行的。我们在掺入量子点和荧光染料后,如同拉棉花糖一样去拉,可以制作出各种形状,包括复杂的“鸟巢”。这种鸟巢的大小大约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的直径。这种纳米光纤还可以实现光信号的转换,短波长转化成长波光。这个成果的应用前景是令集成芯片体积更小,功能更多。”

  这些现象及成果要多久可以延伸到应用,没有确切的时间。然而,一个道理却是铁定的:任何应用技术不可能不经过基础研究的过程。

  “这个就是用光纤探针操控的大肠杆菌,能将十几二十个细菌串起来,甚至还可以令其绕着探针旋转,而细胞不受伤害。我们发现这些现象,归纳有关的原理和规律,发掘原始创新,至于将来怎么用,那是其他科研人员的事。就像研究LED的原理的是一些科学家,而应用在照明显示等方面又是另外的科技人员。”

  纳米线及其器件是国际上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领域,Nature杂志将其列为物理学五大前沿研究热点之一。

  李宝军他们在研究中,善于去寻找别人想不到的角度。他们发现的一种新的光子学材料——聚对苯二甲酸丙二醇酯(PTT),竟然是来自于做服装、丝袜等纺织品的一种原料。其经过加热软化,就能拉制出肉眼看不见的透明细丝。这些细丝具有优良的透光特性,可制作柔性纳米波导并组装光子器件,解决器件微型化的问题。该成果在国际科研刊物发表,并且申请了中国发明专利。这开创了从新材料发现、到柔性波导制作技术、器件组装方法、再到纳米传感和柔性显示应用的新研究思路。他们发现的这种新材料,被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多国专家在多个国际知名期刊上肯定,称其是“一种吸引人的纳米光子学材料”、“一种前途无量的导光材料”。Nature China也将其选为突出成果,专题报道称:“为研制新的超小型光子器件提供了新途径”。

  严谨是教研和参政的守则

  李宝军长期在第一线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教学工作认真负责,深得师生好评。前两年,他身兼中大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院长,以及高能物理联合学院院长,管理工作大幅增加,但仍然不离开教学工作一线。为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基础和学科前沿课程,他用中英文双语授课,讲授深入浅出、生动有趣,得到师生的广泛好评,荣获中山大学“芙兰”教师励教奖。其所带的博士、硕士,分别已经有10多人和40多人毕业。其中有的入选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有的成为教授,有的获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

  在他办公室,我们看到他和学生在权威杂志发表的一本本学术论文,论文署名多是两三个人而已。他告诉我们:“我对于学术论文署名,是严谨严格的,真正有贡献的才可以署名。根据我们这个领域科研的国际规范,我虽然署名在最后一位,可作为导师对论文的每一个说法都要负责。我修改一篇论文从英文单词都要严抠,最多的是改上几十次。这也为学生在学术态度方面带个头。”

  除了科研和教学工作繁忙,他的社会事务也在增加。他如今还担任民进中大支部主委,并在2013年被选为省政协委员。

  他也以同样的严谨态度,把参政议政列入自己学习和实践的范畴。2015年省政协大会期间,他提交了关于《大力加强我省基础科学研究、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提案。他指出,2014年12月17日,国际著名的《自然》(Nature)杂志推出了有关中国科技进展的“2014自然指数中国”。当中排出的全球前200名科研机构中,我国(包括台湾和香港)有20所大学入围。其中,中山大学排其中的第12名,世界排名第138位。另外,《自然》排出的中国创新方面城市的排名,广州排在第9位。李宝军指出,广州在人均GDP方面是中国最高的城市之一,但对全球科学发展的贡献却是很低的。这与广州这座城市极不相符。因此,他建议,广东及广州应当大力加强基础科学研究、提升原始创新能力,增强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

  2016年,省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召开即席发言大会。李宝军是第一个抢唛成功的委员。他再次指出,应用研究的许多重大进展都源于基础研究的成果,离开了基础研究,原始创新无法推进,只能跟在别国后面引进、模仿、集成。长此以往,创新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产业结构调整将缺乏后劲,新的经济发展模式也难以加快实施。因此,建议将有限的科研经费尽多地投入到基础科学研究中,让从事基础研究的人员产生更多原创性成果、创造出更多的知识和引领社会的思想,提升我省原始创新能力、增强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

 

  (《李宝军教授:在纳米世界寻找奇迹》作者系《南方日报》高级记者林亚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