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发:无拘无束的艺术追求


来源:民进广州市委会 作者: 编辑时间:2020-10-26

 

  认识画家陈年发是因为近年来接触陈永锵老师时他总是跟前随后,加上光头且讷言恭谨的形象,刚开始还以为是锵哥(陈永锵)普通聘请的一名跟从。后来不时在一些刊物或展览上看到一些署名用章“年发、陈年发”之类的国画作品,作品韵致清润,格调古雅,技法颇具水平。了解之后才知道陈年发自幼热爱绘画,且已从艺多年,与陈永锵老师是亦师亦友。

  陈年发初中时便开始画画,跟着隔离村的一位画师傅云若学画的,傅是高剑父弟子傅日东的侄子,有点画学渊源。当年他参加南海、佛山的一些绘画比赛也曾获过奖,有点自我高兴自我陶醉。后来考读了南海师范,但由于他的父亲就是老师,收入微薄,不喜欢孩子也跟着做老师,所以陈年发很早就走出社会,做过针织厂工艺厂,做过机修开过车,后来还跑过运输开过饮食店……;但画画一直是他的挚爱,各种工作周折中从没丢过画笔,直到2004年非典后,他索性开起了画廊。画廊就在风景如画的西樵山下,他边卖别人的画边自己创作和接订单,人家要什么就画什么,不会画的就去书店找资料学着画,小日子过得满滋润的。2005年陈年发认识了陈永锵老师,那时刚好作为南海西樵人的陈永锵老师经常返乡写生,有一班学生和一班画友,锵哥建议没画画的“执返笔”画起来,一起创作一起玩,还倡议办了一个画展,叫《阿叔出山》。于是陈年发开始经常与锵哥聚在一起,在锵哥的鼓励下真正走回正道用心画了起来。那时每个月他都会拜访锵哥,拿着字画去请教锵哥。后来他索性把画廊交给妻子打理,自己直接就搬到锵哥的画室住,边学习边跟随,每周末才回家。

  陈年发说锵哥很包容,他原来是喜欢画山水的,跟锵哥后才开始画起花鸟来。但锵哥却建议他喜欢什么就画什么,一个好的绘画老师应个个学生都不同的才优秀,只有数学老师才会答案一样。锵哥还鼓励陈年发要“行万里路”,多阅历。锵哥的指导不会一花一木的教,而是在创作过程中边绘画边议论,将创作过程中要注意的地方强调出来,悉心传授。

 

  陈年发还没跟锵哥时也画画售卖或送人,也刻过章临过帖子,还自以为是地办过个人画展,周边还赞声一片的。跟锵哥学艺后,才发觉还是浅薄了,许多都是在书本里搬出来的。锵哥建议他要去写生,要邂逅大自然学会与大自然对话。于是陈年发那十来年写生就多了起来,但他自身更喜欢传统,也继续寻找传统名家作品与画册,边写生边临摹,互为印证并互为促进。

  写生中他以练笔性为主,渲染比较少,画的多以西樵山和附近农村为主,他有一种家乡情怀,心也比较静,以游记式地创作了一批画。经过十余年的写生,刚开始他对自己的画稍微有些满意了,但自从跟着锵哥去了很多地方,看得多了,眼界开了,反而越来越不淡定了,内心反而不自信了。画中想要的东西多了,但又表现不出来,有点郁闷。于是锵哥劝他先放一放,去找一些诗词看,去学格律诗,目的不是为了做诗人,目的是增加修养,而且能懂得在画中题款,有自己的心思与语言,而不是老去抄古诗词。这样一段时间后重入绘画,陈年发感到确实有些豁然开朗了。

  陈年发打心底里更喜欢的是山水创作,山水画的博大包容使其心驰神往,他立心进入山水画,但每张作品别人看了说好,自已却不甚满意,总觉自已在这里面缺的东西太多了。于是看了很多画理的书,也在广州也认识了很多山水画的老师,有如张彦、安林、张东等,得到了他们的指导与启发。更关键的是锵哥让他“三山五岳”走一遍,自然就有看法了,画好了就再办个画展,相信会有新的理解新的体会。说到这里陈年发感叹地说,画画人最辛苦的就是求学,自从认识锵哥后可以问可以看可以得到指点,没有这样的平台恐怕要走多许多弯路与蹉跎。总之,山水创作是陈年发的一种情怀,那种高低错落,那种往返收放,那种创作中也是一种游山玩水的感觉,这也是创作者的身心释放。

  陈年发说自己的路子有点野,但胜在无拘无束,自己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老师指导什么就做什么。这些年积累了许多写生;也临摹了沈周、文征明等许多名家画稿;还跟着锵哥学修养学技巧;画了那么长时间,自己也有点眉目了,相信已不是娱兴,而是向着专业走,向着职业走。但他不急,也许先画画树画画水;也许继续加强写生,并柔合心境意境;也许继续创作自己家乡的平远山水与桑基鱼塘,表达自己的家乡特色与热爱的情怀……;总之不被现实牵着鼻子走,不被惯性牵着鼻子走,一直坚持下去,相信会走出他自己的一片天地。

 

  (陈年发简介:陈年发,字醒云,号觉堂主人。1972年生于南海西樵,师从陈永锵先生。现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副主任、广东省开明画院常务副秘书长、广东樵山书院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