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惠芬:扎根岭南办学 打造“职教航母”


来源:民进广州市委会 作者: 编辑时间:2020-09-04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度普遍较高,但说起岭南教育集团旗下的两所职业技术学院,贺惠芬却是信心满满。“我们的毕业生就业率差不多接近100%,好多名企抢着要。”她自豪地说。

  贺惠芬是岭南教育集团联合创始人,广东最早的民办职业院校之一——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简称岭南职院)就是她与哥哥贺惠山创建的,后来,贺惠芬又创办了广东岭南现代高级技工学校(现广东岭南现代技师学院,简称岭南技师学院),搭建起广东最大的“职教航母”。如今,集团每年都向社会输送超1万名职业技术人才。这两年,随着国家对职业教育越来越重视,职校生在社会上越来越吃香,贺惠芬表示,广州的产业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技术人才的培养,而她也希望未来向粤港澳大湾区输送数万名高水平技术人才。

  技校生名企“抢着要”

  贺惠芬告诉记者,民办职业技术教育最大的特点就是“接地气”,与市场结合得非常紧密,市场需要什么人才,学校就培养什么人才,“企业订单班”是技校人才培养的特色,也是学校在体制机制方面的优势。

  贺惠芬举例说,岭南技师学院早在6年前就开始与京东集团合作开办“京苗班”,专门为京东培养电商人才。一个年级有一两百人,京东的业务核心骨干也会参与授课。每年的“双11”和“618”就是学生锤炼技能的好时机。“学生们会组成销售小组进行比赛,看谁的活动策划做得好,谁最后销售成绩好。在真实的电商销售场景里面,学生可以零距离跟企业学习实操技能。”

  2013年,岭南技师学院与上市公司——广东宝丽华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举办了“火电集控运行专业定向委培班”。当时该公司委托学校培养300名火电技工,结果有3000个人报名,里面还包括很多已经考上本科的学生。贺惠芬介绍,这几年,企业跟学校的合作一直在持续开展,像丰田、京东等世界五百强企业都与学校签订了很多类似的人才培养方案,学生毕业即就业,应届生的薪酬待遇普遍较高。

  贺惠芬强调,岭南技师学院一年有2000多名毕业生,而岭南职院一年有超过8000名毕业生,这些学生动手能力强,心态好,很务实,在就业时不会挑肥拣瘦,所以从来不愁就业。

  从“招不满”到“不愁招”

  贺惠芬坦言,虽然职业院校的招生录取分数低于本科院校,但学生们毕业后都能找到满意的工作,让她感到脸上特别有光。这些年,作为职教集团的“掌舵人”,她明显感到自己“底气足了,腰板硬了”。

  贺惠芬说,这些年,随着国家对职业教育越来越重视,职业教育也迎来了“春天”。

  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招生。“今年岭南技师学院总共只有2200个名额,一早就报满了。”她说,以前招生的时候可能还愁生源,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彻底改观,根本不愁生源。而根本原因就是学校毕业生的就业前景好。

  “我们的学生真的是越来越吃香,哪怕在就业市场上,技校生的工资也丝毫不比本科毕业生差,甚至比他们的工资还要高。”贺惠芬说。有一段时间,学校的教学楼进行装修,她请来了几位从事室内装修的技工,经过交谈才知道,这些装修技工就是岭南技师学院毕业的。她当时特别自豪,问这名学生毕业多久了,学生说,毕业一年多,工资1.5万元。而他的师兄师姐工资更高,他们在知名的家装定制企业工作,每个月拿两三万元也很常见。

  贺惠芬说,职业院校的学生“朴实且低调,但动手能力强”,其专业设计完全贴合市场脉搏,所以不愁就业。

  不乏本科生到技校“回炉”

  贺惠芬说,近些年,本科生到岭南技师学院“回炉”参加技能培训的案例十分具有代表性,因为技校有着独特的校企共育优势。“有学生放弃上本科来读我们大专,还有本科生来参加技校为期半年的培训班学习,因为学生知道,我们开设的这些专业很受企业欢迎,将来出来不愁找工作,并且工资还很高。”她举例说,广东有很多优秀的无人机企业,学校抓住这一势头开设了无人机专业。“这在国内都是不多见的,但是作为职业院校来说机制灵活,我们和无人机龙头企业合作,瞄准庞大的市场需求,开设了这个非常前沿的专业,内容包括无人机的维保、技术支持等,紧贴市场需求。”

  而动漫设计是岭南职院的一个“拳头专业”。早在10多年前,因为广州有很多国内知名的动漫企业,当时由政府提供了200万元启动资金,岭南教育集团投入了1000万元,成立了“星力量工厂”,专门培训动漫设计人才。学校与国际知名动漫设计公司合作,学生零基础开始学习,到最后能独立完成漫画创意设计和动漫制作。很多学生到了二年级下学期就已经能出原创作品,甚至拿到企业订单了。 “岭南职院每年都有一部动漫作品登上央视。像大家非常熟悉的动漫《巴啦啦小魔仙》《铠甲勇士》等,我们都有参与。” 贺惠芬介绍,由于动漫设计师的工作技术含量很高,所以这个专业的毕业生待遇很好,年薪最高的能达到百万元级别。

  从培训打字员起步创业

  贺惠芬祖籍河源紫金县,尽管出生在教育世家,但她表示,进入职业教育领域纯属“误打误撞”。

  20世纪90年代,她住在华师附近的石牌村,每到晚上大街小巷都是无所事事晃荡的年轻工人,而当时电脑还没有普及。“我和家里人商量,是不是可以对这些年轻人进行技能培训。那个时候家兄贺惠山和我从电脑上岗证、会计考证培训、电工证培训、打字员培训、复印机维修班开始做起。”

  兄妹俩最初的培训室是一间只有30平方米的机房,里面只有十几台旧电脑,条件简陋,一开始只有10名学生。“我们当时提出一个方案是免费给学生用电脑,比如你要学打字,学电脑,随时可以用我们的电脑;还有一个是学不懂可以再学,不用再交费,学会为止。这些灵活的做法很快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后来反响越来越好,贺惠芬兄妹俩相继办了其他教学点。随着学生越来越多,1993年,他们先是成立了广州岭南文化学校,到1999年又开始筹建广东岭南现代高级技工学校,该校也是广东最早的民办职业院校之一;2019年,广东岭南现代高级技工学校正式升格为广东岭南现代技师学院,已成为技工教育的最高办学层次。

  如今,由岭南职院和岭南技师学院等名校组成的岭南教育集团,已经成为中国知名民办教育品牌,堪称一艘“职教航母”,近30年来已经为广东输送了不下30万名职业技术人才。

  要将优质人才输向大湾区

  从事职业教育30年,贺惠芬感触颇深。在她看来,民办教育作为国家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市场结合非常紧密,当前广州要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离不开职业技术教育提供更多专业技能人才。贺惠芬表示,岭南职院位于天河区和黄埔区之间,这其中有非常多的高科技企业和智能制造企业,特别是黄埔区还引进了很多跨国企业,因此特别需要在周边地区有足够的人才储备。

  “筹备一家企业,必须要考虑人才的可持续性,而周边的院校有没有足够的专业技能人才配备,直接关系到企业发展的速度。比如,科学城有高科技企业需要物流机器人,我们就在学校开设了物流机器人这个专业,培养出来的学生直接到他们企业工作。”在贺惠芬看来,职业技术教育在广州乃至粤港澳大湾区都有非常重要的引领作用。贺惠芬表示,目前政府、社会和用人单位对职业技术教育的重视程度还应持续提升,加大支持和投入,扶持一批优秀的技工学校,才能培养更多高水平的技术人才。

  对于未来,贺惠芬也有着清晰的规划。她希望把岭南职业技术学院变成应用型的本科,目前正在走申报流程,而变成应用型本科后,学校在人才培养的国际化、专业化、职业化方面都会有所提高。“我们的目标就是先服务于广州的产业转型和高质量发展,进而每年向整个大湾区输送数万名高水平技工人才。”

 

  来源:2020年9月2日《广州日报》今日任务 南粤风云人物系列报道 之三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欢欢 实习生 王雅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