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腔唱家”梁玉嵘:舞台艺术工作者有三条命


来源:民进广州市委会 作者: 编辑时间:2018-12-26

 

  有人说,粤曲平喉中的星腔“天生悲切”。始创人小明星在行腔运气、吐字转板、声韵格调等方面自成一家。唱到某些仄声字,往往吐字之后突然休歇,唱者听者皆有欲说还休的戛然。短暂空白,长叹再起,一停一断,个中滋味零落飘然。

  时至今日,平喉四大家的唱腔,仅“星腔”流传下来。星腔第四代传人粱玉嵘,在深得“星腔”精髓的基础上,将现代艺术和传统粤曲相融,用一己之力为粤曲的传承辟出一条新路。

  10月21日下午,著名粤曲演唱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梁玉嵘做客广州文艺市民空间“大师艺术课”,改唱为谈,同粤曲发烧友们一道,回望自己30年从艺风雨。

  基本功

  琴弦上铺毛巾练得“无声琴”

  “一开始我听到有人叫我‘大师’,我忐忑了很久,实在承蒙大家厚爱。”梁玉嵘还未登台,台下早己熙熙攘攘,老少戏迷从各处赶来捧场。恍惚间,竞有种身在戏院等待开场的热闹。“我很少用麦克风讲话,都是唱歌多。谁知这话筒一拿,足有三十年过去了”,她说。

  梁玉嵘自小在粤剧团里长大。父亲曾是佛山青年粵剧团团长兼主要演员,小玉嵘跟着父亲看演出、听演唱,对粤曲有了天然的好感。上中学时,广东音乐曲艺团来招生,父亲便陪着小玉嵘去试一把,谁知当时的面试官,正是粤曲届的大咖名角白燕仔。

  “那时候面试结束,有些老师说我年龄小,长得也不够俊俏。但白燕仔老师执意要收下我,最终还是被录取了。”时年11岁,梁玉嵘的粤曲路起步很早。

  到学校的第二年,学校要求每个学生掌握一门乐器,梁玉嵘被分配去学扬琴。由于年龄小,技巧掌握得不够准确,梁玉嵘每晚都要在琴房里练三个小时的琴。因为琴房的后面就是老师宿舍,为了不打扰老师休息,大部分学生会赶在老师休息前离开琴房。

  “大家基本上练上两个小时就走了,但我总觉得不够,还是想再练一个小时。”为了不打扰老师休息,梁玉嵘就把毛巾铺在琴上。这样子琴弦就不会发声,同时自己还可以练手感、练压弦的力度。于是,这种“前两小时有声,后一小时无声”的练琴习惯伴随了梁玉嵘两年。

  临毕业的时候,班主任留给她一句评语:“梁玉嵘是班上收获最大的,因为她用四年学了两门手艺。”边学扬琴边练唱功,4年里梁玉嵘不断练习“一心二用”的功夫。调在口中手在弦上,口手配合,她逐渐掌握了弹唱结合的本事,也为后来的舞台表演打下扎实基础。

  初登台

  放弃签约香港坚持走粤曲路

  1988年,梁玉嵘大学毕业。那个年代粤曲很低迷,而港台流行歌曲则以快节奏、多变化,不断在大陆乐坛掀起风浪。身边不断有朋友转头去发展流行乐,刚从曲艺团走出来的梁玉嵘不知去向如何。

  “四年里的每一天,学校都有老师来给我们上课,风雨无阻,这份恩情我一直放不下。”梁玉嵘回忆,那时曾经有香港电视台想和她签约,让她去香港当艺人,可她还是决定留在广州。“对学校和老师的感恩之情,一直在我血液里。所以直到最后,我都没有选择流行音乐这条路。”

  她想真正把四年所学用起来。毕业之后,梁玉嵘最终选择在广东音乐曲艺团工作,第一个舞台就是一间酒家的曲艺茶座。“那个舞台不大。但是每天都有很多观众,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是那个舞台锻炼了我。”

  初出登台,排练时间不多,表演任务却不少。由于常来酒家听戏的都是些老戏迷,一个礼拜唱下来,歌曲不能重复,一周至少唱7首不同的曲子。在学校时梁玉嵘所学多是唱段,而登台则需要驾驭完整的曲目。所以每晚演唱结束,梁玉嵘都要加班做大量练习。“

  舞台是一个严肃的、神圣的、不容出错的地方。”梁玉嵘看重舞台表演,只有真正做到曲不离口,才能在舞台上熟练演绎。“当我站上舞台,拿起麦克风,就只剩下一个原则:就是对每一个买票来听我唱歌的观众负责。让观众抱着欣赏的心态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让他们觉得这票买值了。”

  开个唱

  红馆首开个唱火到自己买不到票

  作为“星腔”第四代接班人,年轻的梁玉嵘嗓音得天独厚,拥有许多女生难以驾驭的低音,可以同男平喉一样唱C调,将粤曲唱得刚柔并济,绰绰有余。但当她唱柔情悲怨的歌曲时,又能发挥女性特点,唱得欲断还连、凄婉哀怨,缠绵悱惻。这使得她在学唱前辈唱腔流派“星腔”的芸芸后辈中一枝独秀,迅速在省港澳及海外华人社区抢占市场,成为万人追听的新一代“星腔唱家”。

  如果要去香港开拓市场,就一定要在红馆开个唱。2000年,梁玉嵘决定将演唱会开到香港,成为国内第一个在红馆开个唱的粤曲艺人。谁知开演前20天,演唱会的票就售罄,连她自己都要不到票。后来只好加位,一直加位到离舞舞台不足两米。

  “因为要唱一整晚,所以背曲子是个艰巨的考验。”个唱前,梁玉嵘提前10个月开始准备,坐着背、站着背,“就算半夜我睡着,你把我叫醒起来,我甚至可以把歌倒着唱一遍。就是不能把任何一个未经过装饰、用气和处理的腔调搬上舞台。”红馆的演唱会结束,反响很大,好评如潮。

  2003年,梁玉嵘再度在红馆举办个人演唱会,演艺事业走上新的台阶。

  如今从艺已过30年,梁玉嵘说虽不长不短,却足够回望。“我认为舞台艺术工作者有三条命,本命、艺术生命和事业使命。”对她而言,本命正直善良,艺术生命稳扎稳打,这都是成为一个合格艺术工作者的必经之路,如今她更在意的是自己肩上的艺术使命。

  “比如儿童粤剧,除了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我们更需要一些真正适合儿童演绎的剧目主。”她举例说,如今很多粤剧作品和儿童的身份年龄脱节,她更希望能多创作一些适合儿童的题材,真正让儿童走进粵曲艺术。“有时我会想,如果这个行业真的没了接班人,我觉得这是我的过错。想这些的时候,我自己也会出一身冷汗,感到彷徨不安。”

 

  注:文章来源于“广州文艺家”第五期(总第1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