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自在笔 孤寂悟道人——书、画、印三栖艺术家李洪涛先生印象


来源:民进珠海市委会 作者:李扬 编辑时间:2018-09-04

  书、画、印三艺自成体系又互为补充。能一技专长者众,三艺兼擅并融会贯通者鲜,然珠海李洪涛先生如是。

  李洪涛具有超越的智慧,独特的创作力,坚忍不拔的意志及和谐平衡的心灵。他对徒手线条有超常的敏感度,其书法在自在、无序中追求阴阳流动,天人合一;其画风坚持不求形似、但重意境的意象水墨;其金石大智慧偏藏于印田之理,定向于“任凭写意不求工”。李洪涛先生于此孜孜以求,为人称道。原珠海市美协主席、珠海画院院长古锦其说:“他对传统的书法研究很深,并吸收了很多当代的元素,在视觉效果方面他也考虑了很多。他的作品既有传统的功底,还有现代的元素,特别是当代人常说的视觉冲击力,作品既有张力又有法度。书、画、印三艺兼擅者并达到一定的高度,这在全国也是比较少见的。”

 

  温和冲粹 谐和之美

  初识李洪涛先生是在五年前的书法课堂上,他声情并茂、诙谐幽默的授课方式引得学生们哈哈大笑,我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充满童稚的人,怎会画出那样悲凉的山?

  教室对面是李洪涛的画室“寂道庐”,墙上错落有致的挂着他的书、画、印作品,件件都是不拘一格、气势磅薄,尽显这位艺术家骨子里的桀骜不驯。而他却低调谦和的尊称我这个毛丫头为“老师”,笑眯眯的讲述着他的创作故事。回忆人生,他说虽然年轻时受了不少磨难,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不知是什么让他在创作时放旷不羁,在生活中却如此谦卑柔和?

  画案上收拾得干净整齐,李洪涛说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创作。年过古稀,他仍然以临习为要,坚持做日课。在设计印稿时,他强调要“反复斟酌、精心设计”;在理念上、技法上他喜欢反复实验。他说:“《书法导报》有一篇文章《书法的高境界应该是“像我”而非“像谁”》中的观点我很赞同,临帖不是为了写字,是为‘我’所用,以追求个性化的艺术语言” 。可见李洪涛又是这样一个注重细节、孜孜不倦、一丝不苟的人。正应了朱光潜先生所言“一般人以为艺术家是最随便的人,其实在艺术范围内,艺术家是最严肃不过的。”

  作品最后落款常看到“锲山憨人”的字样,李洪涛对这几个字的解读是对艺术要有锲而不舍、愚公移山的精神。的确,他对艺术的追求如痴如醉;而他的字画则常与诗词为伴,兴起时提笔作诗,尽显骨子里诗意的浪漫。他的创新在作品和课程设计中无处不在,此刻的他又是那样灵活多变。又如朱光潜先生所言“凡是艺术家都须有一半是诗人,一半是匠人,他要有诗人的妙悟,要有匠人的手腕,只有匠人的手腕而没有诗人的妙悟,故不能创作;只有诗人的妙悟而没有匠人的手腕,即创作亦难尽善尽美。”

  先生提出“似与不似之间、传统与现代之间、具象与抽象之间、理性与感性之间”的艺术理念。虽书、画、印兼擅,但其作品却具有专一性,主攻草书、篆书、篆刻、意象水墨,善于“取长补长”。他认为,要有成就就要专一,有所为有所不为。

  人的两面性就这样在李洪涛的身上各成其大。先生一阴一阳的个性在人生进程中不断交锋,各自补偏救弊、冲击交争,温和冲粹之间达到阴阳和合之美。